古蹟火災風險辨識與評估 臺中萬和宮風險踏勘
Historic site fire risk identification and assessment-Taichung Wanhe Temple risk inspection

一、前言

臺灣自文化資產保存法施行以來,目前公告登錄的古蹟已達864 處,其中包含了國定古蹟93 處、 直轄市定古蹟443 處及縣市定古蹟328 處。古蹟、歷史建築不論保有其原有使用型態或再利用時,均 可能因使用者不當行為或外在環境因素產生火災風險。中央警察大學消防學系簡賢文教授及其團隊近 10 年來致力於推動防災工作與防災教育,在一次機會下與臺中市政府消防局合作進行了南屯區市定 古蹟「萬和宮」的火災災害風險與評估活動,並邀請文化局、萬和宮管理者、地方里民共同參與,旨 在共同推動文化資產防災與教育。

Since the Cultural Heritage Preservation Act was enacted, 864 historic sites have been listed in Taiwan, 93 of which are national historic sites, 443 special municipality historic sites and 328 county/city historic sites. Whether they retain their original use or are given a new use, inappropriate use of historic buildings or external factors can cause fire risk. For the last decade, Central Police University Department of Fire Science Professor Jian Xian-wen and his team have actively promoted fire prevention work and fire prevention education. An opportunity arose for the team to carry out fire risk inspection of city historic site Wanhe Temple in Nantun District together with Taichung Fire Department. The Cultural Affairs Bureau, management of Wanhe Temple and local residents were all invited to take part, the aim being to promote cultural heritage fire prevention and education.

二、為什麼古蹟需要做災害風險辨識與評估?

古蹟存在臺灣易受災害侵襲之土地上,在 長久存在之時空環境下必定經歷災害侵襲,而古 蹟又為過去工法之建築,其耐災強度往往不符現 代建築之規範與設計,在災害之侵襲下容易遭受 無法回復性之傷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ited Nations Educational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Organization, UNESCO)指出許多文化資產曝露在人為及天然 災害中,這些天然與人為災害中對於傳統木構 造、半木構造之古蹟傷害性最高者為火災危害, 95 年彰化元清觀、101 年鳳山龍山寺與105 年發 生之鹿港鳳山寺等重大古蹟火災事件,均造成古 蹟之重大損害,亦告訴我們古蹟存在於臺灣的人 文社會中,必定會經歷火災之侵襲。近年來的古蹟火災原因統計,以人為縱火、用火不慎、電氣因素占絕大多數,其中又以人為縱火最難防範;古蹟又多座落於早期缺乏都市規劃之老舊街區內,常有住商混合、老街攤販、建築鄰接相近、巷弄狹小不易進入等特性,這些特殊性更易加深火災發生與延燒造成古蹟之危害,但關鍵在於發生火災危害後,損失能否在可接受之範圍內。該次「萬和宮」火災災害風險與評估活動,便是希望能跳脫傳統消防演練之思維,過去的傳統消防演練多著重於公設消防力的布設搶救,而往往忽略了當地住民、文化資產的擁有者也應該是災害防救體系的一員。該次活動之最主要目標就是要讓消防演練活動透過風險評估導入「防災思維」,於演練前引導古蹟管理者、消防、文化局人員及地方里民等如何辨識風險,以進行風險評估作業與減災作為。使在災害發生時,廟方管理者與地方里民能快速進行自助、共助活動,也讓消防人員能瞭解文化資產之搶救策略與一般建築之差異性。

三、災害風險辨識與評估流程

傳統的消防演練,多為設定一起火災情境,進行自衛消防編組演練並進入消防搶救活動。但在古蹟的火災演練中,為了建立有效的防減災措施與應變對策,必須先了解每一個古蹟之背景,因為每一個古蹟都具有獨特性,其欲保存之對象物文化價值、因使用型態起火危險性也不盡相同;透過風險辨識、風險分析、風險評估等方式,在這些評估的過程中要能與利益關係人(住民、廟方管理者、公部門)進行溝通與協商,以確保風險對策能達到共識目標,其風險評估作業流程如下(圖1):

■圖1  風險評估作業流程圖。

■圖2 外部環境風險辨識

■圖3 內部火災風險因子辨識。

以該次萬和宮活動為例,便是以外部周遭環境風險與內部火災風險因子兩者分別進行評估,並實地進行風險踏勘(圖2、圖3),藉由探究古蹟內部與其周邊,將風險因子註記下來,繪製其風險圖。外部環境風險可由下列項目進行:

(一)外部環境風險因子

1. 鄰棟建築延燒風險:檢視古蹟與 鄰棟建築連接狀況、是否有延燒 風險等。
2. 周邊道路系統:檢視道路寬度、 違規停車情況、消防車接近性、 車流量等。
3. 外部消防設施:是否設置外部消 防設施可供初期滅火、已設置設 施是否可供操作人員簡易操作。

該次示範對象「萬和宮」本身具有良好的基地面積,較無與其他住宅鄰接之情況,外部環境風險單純較不具影響性,並且周邊無用火之攤販擺設等,外部延燒風險較小。僅需注意早市帶來的人潮及違規停車,可能造成消防車較不易接近之情況,並應適當規劃消防車救援路線。外部消防設施廟方僅建置傳統消防栓箱,需兩人同時射水不利老年人口單人操作,若火警初期無適當人力操作便會失去其效用是較為不利的因素。在外部環境風險辨識的過程中,可同時觀察鄰近建築的風險情況,在該次踏勘活動中即可發現萬和宮後方廟宇「文昌宮」,與市場攤販鄰接的情形就顯得嚴重,也提升了文昌宮可能遭鄰近攤販火災延燒波及的風險等級,在外部環境辨識的過程中,也可一併了解其周遭環境及其他對象物可能延燒路徑,周邊環境踏勘的過程也能幫助了解對象物周邊轄區的特性。經過外部風險踏勘後可繪製「萬和宮」外部環境風險地圖如下:(圖4)

■圖4 萬和宮外部環境風險圖。

(二)內部火災風險因子

1. 用途使用風險:古蹟本身用途、 內部隔間用途。
2. 用火、用電管理:用火設施管理、 用電設施管理、燃氣設備管理。
3. 火警偵知與通報能力:是否設置 火警警報設備、警報設備夜間是 否連動。
4. 滅火控制:可單人操作滅火設備、 手提滅火器可及性、易操作性。
5. 緊急應變人力與計畫:緊急應變 計畫、緊急應變人力。

萬和宮因為外部環境單純,因此更應著重於 內部起火危險的降低,萬和宮因香火鼎盛,因此 設置了大量的光明燈座,並已改為耗電量較小的 LED 燈泡,但仍可發現老舊的插座及延長線,且 因祭祀需要,內部仍有點香、燭火等用火設施, 並且於地下室、廟宇角落堆放金紙等易燃物。廟宇與一般古蹟不同之特殊火災風險為廟會、重大節慶來臨前,常會有大量金紙、線香囤放於廟宇內部,造成了可燃物大量堆放的情境,一旦起火火勢將會快速蔓延。因此在廟會、重大節慶舉辦期間,需加強內部可燃物的管理以及用火管制,並且透過加派人員管制留守等機制,以防止火災發生火勢一發不可收拾。萬和宮內部環境風險如下:(圖5)

■圖5 萬和宮內部風險辨識圖。

四、自助、共助、公助

基於現行的法規制度多規範一般建築物,對於多數的古蹟與歷史建築物而言並不適用,無法充分檢討古蹟安全防護性能,因此亟需強化文化資產的防災體系制度,相較於我國之防災制度尚未成熟,日本施行多年之聯合防災制度,可成為我們學習的他山之石。

(一)自助活動

自助活動一般應具備發現火警並自行滅火之能力,泛指火警初期偵知、應變等機制建立,以古蹟夜間起火為例,往往因夜間無人且未具備火警自動警報設備偵知初期火警,以至於明火被發現才開始搶救,早已超過初期搶救的黃金時期,因此對於夜間無人的古蹟而言,火警偵知的能力是需要設立的,而火警偵知還要能連動通報附近住民或管理者,才能在第一時間進行應變。火警之初期應變能力則需建立合理可及的滅火系統,須考量火警發生時,第一時間的操作者是否適用,例如在日本歷史街區之住民普遍有高齡化現象,因此滅火系統之建置會朝向單人可操作性,並應考量射水對於古蹟本體之傷害而採低壓非強力直線射水等方式。臺南市擁有的國定古蹟「赤崁樓」及「孔廟」,在簡賢文教授的引導下由臺南市政府消防局向文化部提出「國定古蹟赤崁樓設置自主性防災設備設施及機具」及「國定古蹟孔子廟設置自主性防災設備設施機具計畫」等示範性防災工程,建置臺灣第一套「自主性防災設備」,相關防災設備有:消防水箱、消防泵浦、火焰探測器、單人可操作式室外消防栓箱、地上式放水槍及高架式放水槍等(圖6)。透過火焰探測器連動放水槍自動防護古蹟,非法定消防設備但有利於古蹟及歷史街區保存的構想,均已慢慢實現。

■圖6 臺南赤崁樓自主性防災設施。

(二)共助活動

共助活動為現今臺灣防災演練最缺乏的一 塊,在發生災害後如何有效的召集臨近的街坊 里民共同進行救援工作是必需要思考的。如日 本311 大地震時,當大區域災害發生遠超過公設 消防力可及之範圍時,共助機制的建立就顯得重 要,以日本經驗來說,單以古蹟火災之境況,在 火災發生被火警警報系統偵知後,可迅速發報給 周邊里民之家裡,讓鄰近居民立即認知鄰近有火 災發生需進行共助救援(圖7)。在臺灣尚未有 如此普及的互聯系統下,如何利用現有里民廣播 系統、電話、傳呼簡訊是較為可行之替代方法。



(三)公助活動

傳統的公助活動包括了消防隊滅火及救助行動,這是屬於緊急情況下的公助含義,但以推 行文化資產保存的觀點來看,公助活動文化局的合作是不能缺少的,文化資產的新指定、登錄以 及文化資產的辨識方式,皆需要文化單位人員平時緊密的合作;京都府文化財保護課一年會有4 次講習,向京都消防局說明京都新增加的文化財名單及位置,京都文化與消防單位重視情報交換 並且密切合作,在京都文化財遭遇災害時,即通 知文化單位進行協助處理,以達搶救行動及殘火 處理不會對古蹟造成2次損害。

在火災情境下當自助、共助的滅火行動皆失敗而進入到公助之階段時,此時與傳統消防演練 不同的是,對於每一座獨一無二的古蹟,廟方管 理者與里民經過風險辨識、風險評估而瞭解其重 要文化資產位置與特殊性,故可以進行引導消防 人員進行搶救或指引動線避免不必要的搶救行動 造成2 次損害。不論平時互相交流,或是災害發 生時協助文化資產搶救,文化單位與消防單位都 應能保持密切合作關係。

五、結語
該次活動最重要的目的就是透過學術與實務界的交流,並納入文化局、廟方管理人、街坊里民共同參與理解文化資產的火災風險與評估方式。將「國際文化資產保存作法」與「防災思維」透過本次活動導入傳統的消防演練中,使參與人員了解,要保存文化資產及改善其面臨的火災風險,並非單靠消防單位習知的滅火搶救演練;消防單位扮演的角色應該是要透過專業引導古蹟管理者進行風險評估,並針對風險進行改善作業,即使無法一次到位的解決所有潛在風險,也要能逐步的改善,才能漸漸降低古蹟面臨的火災風險。在形成古蹟防災文化上,強化文化資產自主防災機制為一重要課題,引導建置強化古蹟自主性防災設施,可藉由法定消防設備(如:火警自動警報設備)加上非法定消防設備(放水槍、可單人操作的加壓水管等)來達成,建立古蹟災害初期防護能力,並由古蹟管理者進行日常用火、用電檢查與定期防災演練,推動管理者與地區住民的互助合作機制與共同防災意識,以落實災害風險評估、災害預防、災害搶救,保存古蹟、重視古蹟周邊的火災安全凝聚成共識,形成防災文化,由廟方、周邊里民、住民傳承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