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EMT執勤緊急救護時法律制約暴力前的緊急應對
A Brief Discussion on Emergency Response to Violence during EMTs’ Execution of Emergency Medical Care before Appealing to the Law

一、前言

揆諸當今社會,緊急救護已經在民眾心中,扮演即時重要的服務角色,也是緊急傷病之民眾就醫過程前段最為依賴的緊急醫療救護資源。但在近幾年報章雜誌報導意外發現,醫療暴力事件的頻傳,已經影響緊急醫療救護系統的運作,主要原因是民眾或其陪同家屬在使用緊急醫療救護過程,因未符合需求或沒達到預期心理,逐漸用暴力方式來投射醫護人員現象,造成許多醫護人員生命財產的危害,當然也涵蓋執行緊急救護的消防隊員。

二、緊急救護工作之風險
消防隊依照「緊急醫療救護法」編制救護技術員來因應各種緊急醫療救護需求,及伴隨著不確定的風險。緊急醫療救護過程中最普遍的問題為接觸傳染性疾病之患者,但只要做好接觸前、中、後的相關防護措施,如防護裝置或消毒清潔,都能有效杜絕或是抑制傳染性疾病對救護技術員的危害。

◎酒醉傷者突然起身要揮拳,救護人員立即抓住傷者手制止

另一種救護技術員所要面臨的風險,是傷病患本身,甚至是跟隨的家屬,可能在現場、救護車送醫過程,因處置、溝通、認知或情緒不穩下,轉而對救護技術員有暴力傾向等行為,這些行為已經超出救護技術員本身救護技術規則外,能預防或反應的應變措施範圍,間接對第一線執行救護勤務的救護人員造成一定的危害發生。

三、法律約束保護

1. 醫療法

今年立法院針對「醫療法」部分條文修正 草案3 讀通過,修正「醫療法」第24 條、第 106 條等條文修正案,同時也修法新增「公然 侮辱」項目,對於醫療人員不得以強暴、脅 迫、恐嚇或其他非法方式妨礙緊急救護執行 者,無論是傷病患本身,甚至是跟隨的家屬, 只要違反第24 條第5 項規定者,將處新臺幣 3 萬元以上5 萬元以下罰鍰。

如觸犯刑事責任者,應移送司法機關辦 理。毀損醫療機構或其他類似場所內關於保 護生命之設備,致生危險於他人之生命、身 體或健康者,處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 新臺幣30 萬元以下罰金。對於醫事人員執行 醫療業務時,施強暴、脅迫,足以妨害醫事 人員執行醫療業務者,處3 年以下有期徒刑、 拘役或新臺幣30 萬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 因而致醫事人員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7 年 以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3 年以上10 年 以下有期徒刑,以期盼遏止這些醫療暴力影 響醫療品質。

2.刑法

然上述「醫療法」法條內文,適用醫院內 執行醫療救護人員;而位於第一線執行緊急 醫療救護人員,若在救護現場或救護車上發 生暴力衝突糾紛,則可適用「刑法」第135 條「妨害公務罪」和同法第277 條與287 條 「傷害罪」,足以保障緊急醫療救護人員的 救護勤務工作。

(1)「刑法」第277 條:傷害人之身體或 健康者,處3 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 或1,000 元以下罰金。犯前項之罪因 而致人於死者,處無期徒刑或7 年以 上有期徒刑;致重傷者,處3 年以上 10 年以下有期徒刑。

(2)「刑法」第287 條:第277 條第1 項 為須告訴乃論。但公務員於執行職務 時,犯第277 條第1 項之罪者,不在 此限。

(3)「刑法」第135 條:對於公務員依法 執行職務時,施強暴脅迫者,處3 年 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300 元以下罰 金。意圖使公務員執行一定之職務或 妨害其依法執行一定之職務或使公務 員辭職,而施強暴脅迫者,亦同。犯 前2 項之罪,因而致公務員於死者, 處無期徒刑或7 年以上有期徒刑;致 重傷者,處3 年以上、10 年以下有期 徒刑。

◎ 酒醉傷者於院端起身要揮拳

四、法律制約前的基本應對

雖然國內針對緊急醫療的暴力情況,亡羊補牢修正許多法條,但如何有效防範暴力行為當下發生,才是救護人員最在意的問題。因此在執行緊急救護送醫過程,緊急救護人員對於法律制約暴力行為前的基本應對建議如下:

1. 現場救護前評估

許多緊急救護施予暴力的傷病患,除了本 身罹患精神疾病外,或是當下有吸毒或飲酒 情況而有失控、脫序行為;其次是陪同家屬 的情緒反應,因此在緊急救護人員要將傷病 患送達醫院端時,除了做好傷病患的生命徵 象評估與處置外,也要警覺潛在風險。建議 若發覺傷病患有不穩定的情緒或行為,可尋 求其他理性家屬協助安撫心情,或是等待警 察至現場幫忙。

2. 送醫前應對準備

在評估傷病患後要送醫過程,面對有暴力 行為的人送達醫院,對於緊急救護人員而言, 屬於處在高風險的工作環境。每件救護出勤人員基本都是配置2 人,而當1 人負責開車 時,後車僅剩下1 人處置傷病患,倘若後車 又有暴力行為發生,那對於緊急救護人員將面臨很多危機。因此送醫前應對準備如下:

(1) 警察陪同:公權力的介入是最能有效 抑制犯罪暴力行為發生,但仍要衡量 現行警察人員的勤務,尤其面對犯罪暴力現場時,仍需要警察留下來協助 戒備,因此可能有人力不足情形。

(2) 家屬跟隨:許多家屬都是理性時,都能成功協助制止傷病患的暴力行為, 但有時引發暴力行為反而是家屬,主 要情況都在處置傷病患過程發生的,也許是對於緊急救護人員的處置行為 有誤解,或送醫過程意見分歧。面對這樣的情形也只能靠救護人員和緩的 溝通技巧來跟家屬解釋。

(3) 約束帶:主要適用精神病人或疑似精 神病人且有傷害風險時,但要使用束 帶管束時,因涉及對人權強制行為,惟為避免紛爭,一定要有警察陪同或 務必與現場家屬於救護紀錄表簽名。 然緊急救護人員在執行傷病患送醫前,若面對非精神異常患者,及傷病患有暴力攻擊行為,緊急救護人員仍無法隨時以約束帶來束縛,因此救護 人員在處置傷病患者,仍需留意傷病 患的情緒反應。

◎ 警察到場後立及壓制嘴醉傷者

(4) 監視錄影器和密錄器:依照「緊急醫 療救護法」第17 條:『救護車應裝 設警鳴器、車廂內外監視錄影器及紅 色閃光燈。』現行救護車基於防範緊 急醫療送醫過程有糾紛發生,都隨車 備有監視錄影器,確保就醫前是否有 糾紛、騷擾或暴力行為,但礙於監視 死角問題,建議值勤救護人員還是隨 身攜帶密錄器,確保事後醫療糾紛做 為舉證,同時也能嚇阻暴力行為的發 生。惟考量緊急救護勤務過程,使用 密錄器可能涉及個資問題( 消署護字 第1051119502 號函), 仍須遵循比 例原則,且讓被錄影者預知錄影鏡頭 之位置及拍攝角度。

五、未來發展

消防隊員的挑戰,在於面對極高的不確定性、不可預測性和潛在的危機,雖然現有法律已有明文規範制約、抑制、來減少暴力行為的發生惟暴力行為之發生,可能為執勤人員留下陰影,造成後續的工作效力有不佳情況,間接降低緊急救護的品質。

因此在法律制約暴力行為前,還是有賴出勤隊員兩人之間的團隊默契和傷病患或其家屬的溝通技巧,面對非立即危機個案但發覺有潛在暴力衝突時,還是等待警察協助後送,以確保緊急醫療的運作順利完成。

◎ 醫院立即通報警察協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