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域救災第一線 專訪中華民國水上救生協會 救災組 組長李治國
Interview with Li Zhiguo, leader of the disaster relief team of the Chinese Taipei Water Life Saving Association

         面對著全球氣候變遷劇烈之際,「水災」、「洪澇」頻頻於全球各地發生,人命傷亡及家園安全,受到無情的衝擊與考驗,「台灣自然無法置身事外」,中華民國水上救生協會救災組組長李治國教官,語重心長地說。民國80年,年輕的李治國參加救災協會的訓練班,開始親上第一線,成為救災尖兵,一路持續到現在。「當時比較像是土法煉鋼,台灣後來引進美國的救災系統,救災的觀念才慢慢改變。」李治國教官說道。

         內政部消防署在消防志工培訓的投入,起始於民國80幾年,但對救災的經費與人員投入,在志工這塊,早在民國60幾年開始;以正式編制的消防人員為主,志工加以協作,把救災的網建置得更加堅固。歷年參訓與完訓的人數,超過一萬名;訓練期間,順利結業的學員,高達九成。

         李治國教官表示,訓練期間長達六到八個月,近年因應環境變遷,以及考量人員補充等因素,透過一個月有系統且密集的訓練課程,學員即可取得救災人員以及教練的資格,「理論方面,年輕的朋友比較強,我們就負責把經驗,反饋給他們,讓理論與實務能結合。」李治國教練超過三十年的扎實救災能力,這幾年他把心力主要放在種子教官的訓練,「一層一層交接下去, 這樣的速度才會快。」李治國的子弟兵,遍布全國,超過兩百位,力求救災零失誤,是他們共通的信念,後續投入消防員行列的學員不在少數。「我們的速度通常快過消防人員,正式投入救災前,做好現場評估,人員一來,馬上接得上。」李治國強調。


救援訓練 強化救災人員水域搶救技能

         為強化救災人員水域搶救技能,新北市水上救生協會長期在新店溪畔,辦理急流救援訓練,讓參訓人員熟悉水域與急流救援能力,在執勤時作好準備。課程邀集新北市的民間救難組織單位成員參與集訓。尤其在五到六月的汛期,一天的演練,往往超過六小時,頂著失溫的風險,風雨無阻,豔陽高照,從救災器材的維護到實際演練,災難現場的模擬與現場動線的規劃,更是要緊。「自己如果都沒做好準備,要怎麼救人?」李治國進一步說明,碼表一按,分分秒秒的進行,跟災難現場的步調是同拍的,「強化心理素質,以往我們經常忽略這一塊,完成全部的訓練後,各縣市救災志工會分享各自的經驗,相互學習。」做為教官,李治國是講師,也是學員;教學相長,李治國的知識與經驗,就是這麼累積出來的。

         此外,教育部體育署,開辦游泳池救生安全演習,邀請教師提升泳池工作人員的狀況應變能,實際操演救生人員的施救技能。在游泳池救生安全演習的課程中,李治國與其他教練安排全體人員實際演練如何處理在泳池常發生的狀況,目的是利用平常的預先準備與練習,減少在狀況發生時,因現場人員不熟悉處理方式,所造成的延誤或。演習通常分成兩組人員,每組各有三名救生員與兩名櫃檯人員,針對五種不同的安全狀況進行演練:「包括泳客溺水、在烤箱暈倒、發生吵鬧爭執、被利物所傷、天災與地震導致的機電設備停擺,以及疏散人員等訓練。」李治國說明,在泳客溺水的狀況演練中,每組有一名救生員扮演溺者,兩名救生員分工合作將溺者從水中拖帶至岸邊,進行CPR 與AED 的施救,以達到最正確與迅速的處理流程。


八掌溪事件深刻民心

         然而,發生在2000 年7 月22 日的八掌溪事件,徹底改變國內對河川救災的觀念。當天,嘉義縣番路鄉吳鳳橋段有八名工人在河溪內進行固床工程,沒料到,一場午後大雨導致山洪瞬間爆發,工人察覺有異後馬上避難,但礙於案主施壓只得繼續上工,最後有四名工人因收拾東西來不及逃避,受困於溪水中,透過電視台SNG車實況轉播可知,當時受困者手拉著手、緊緊依偎在一起,站在溪中等待救援。但因救援系統協調不力,導致工人在受困2 小時後死亡。第一時間趕到現場的嘉義縣消防局中埔分隊長和隊員,雖有積極參與救援,但是疏忽未帶拋繩槍和拋繩筒,甚至不知道有這項設備,有失專責救災人員應盡的義務,擔負業務過失致人於死的責任。此事件透過媒體全程實況轉播,在台灣社會掀起巨大輿論。「人非全知全能的存在,人所組成的政府當然也不可能全能,八掌溪事件,顯露了政府不可能解決每一件事,拯救每一件災難的事實。」李治國深有所感地說。

         在深入檢討整個事件的始末之後,時任行政院院長的唐飛認為,最主要的原因在於原有救難指揮協調的機制太過僵化,相關的法令規定又無法達到事權的統一,而相關單位在面對急難的發生,卻只會墨守成規,無法把握「生命無價、救人第一」的原則,以致延誤救援,造成無法彌補的悲劇。參與該日救援的潛水教練們指出,救難時必須結合水上水下以及船艇的技術,光靠直升機,螺旋槳引發的強大水花,將原本重心不穩的工人們掃入水中。李治國說,整個社會如果不能真正型塑一股尊重人命的風氣,學校無法落實生命教育,培養對人權的尊重;官僚體系仍然「依法行事」,不重視人民感受,那麼類似八掌溪的事件,難保不會再度發生,因此必須進行事前分工。「當然,以當時的狀況,政府不可能用政府本來就辦不成來總結事件。但20 年後,起碼我們可以思考,要求政府盡不可能盡到的責任,然後賦予政府多餘卻鐵定無效的權力,到底適不適當。

         政府為強化救難橫向協調機制統合搜救力量,成立了以任務編組為型態的行政院國家搜救指揮中心,設立單一窗口,整合軍方、海巡、空勤、警察及消防等搜救資源,於2003 年改由內政部消防署承接作業幕僚及任務。目前國搜中心設於新店大坪林聯合辦公大樓,結合消防署、衛生署空中轉診審核中心輪值醫師共同執勤,完成搜救一體化的目標。自民國100 年9 月止,國搜中心共計受理人命搜救案件6,009 件,出動空中搜救資源16,506 架次、海上搜救資源17,407艘次,成功救援28,303 名待救者,足見資源整合的重要性。

國際救援教練協會 推動各國建立救災系統

         與國際串連,也是救災很重要的一環,其中由聯合國認證的「國際救援教練協會(IRIA)」水上搜救的講師資格,李治國教官也進一步加以理解,「台灣位屬亞熱帶區域,四面環海,島內有眾多的溪川、湖泊;整年度由北至南,民眾從事水上休憩、旅遊……等相關活動不勝枚舉;相較於國內的水上救生安全防範,則須更多的人力、物力投入。」國際搜救教練聯盟源由世界各國,當時,急流救生訓練是相當新的學科。此外,全球有很多的嚴重的地震和颱風,以及人為災害的可能性。1999 年,全球人口中約有6 分之1暴露於這些天然災害之下,在天氣有關的事件,損失超過美金550 億元。

         1970 年代,世界各國救災單位紛紛創立, 擴張滅火以外的任務,現在則主要專攻搜救訓練;從捆綁繩索至狹窄空間、溝渠、嚴重倒塌訓練,和所有水上潛水等救援方面的訓練,並結合醫療援助,支援天然災害勤務,這也讓各國最高救災單位陸續更新軟硬體資源。李治國說道:「在美國,有近二百五十萬的救火隊員、七十萬的EMS救護人員、一百五十萬的警察人員和民間數十萬名救難隊組員。」1978年,美國聯邦救難專家Jim Segerstrom接受美國聯邦政府聘任,統籌歐美救災專家完善各國的急流洪水搜救課程,並為美國聯邦緊急救援總署(FEMA),訓練首批種子教官。同年,聯合國國際潛水救難組織,也依規定加入Jim Segerstrom所主導的急流洪水搜救訓練課程,沿用至今。

正確觀念 保護自己也保護他人

         近年來,台灣的水上活動風氣大開,各種運動蓬勃發展;為維護水上公共安全,新北市各區除了進行救生訓練,培養救生人力及推廣救生正確觀念,於特定區危險水域設立救生站,配合主管機關進行災害搶救,為的是保障全民水上活動之安全。「尤其在夏季,民眾戲水活動增加,特別要呼籲青少年朋友以正確的態度面對水域,不要一個人前往溪谷戲水,更不要闖入沒有開放的水域。」

         在衝浪活動著部份,這十年來在國內有長足的發展,但安全帽的配戴與救生衣的穿著,未能好好落實。「像是宜蘭烏石港、台東金樽等衝浪熱點,總是聚集大批人潮,但海水的潮汐變化瞬息萬變,有時候還有暗流,水看起來淺淺的,下面全是暗流。民眾磯釣的時候,一個瘋狗浪打過來,人就不見了。」如何保護自身安全也保護他人安全?對運動本質的理解,是從事水上運動的第一步,不要以身涉險,浪費救災資源,是民眾應有的義務。李治國教官表示,大海本來就是個危險的地方,沒有正確的安全觀念的話,會非常容易出事。該遵守的規則不只衝浪新手應該記住,衝浪老鳥更應該時常提醒自己:「無論你是剛完成教學的初學者或是有豐富衝浪經驗的老手,在每一次出海衝浪以前,都應該做好準備。確定衝浪點情況、確保衝浪設備狀態等,都是確保自己衝浪時安全的首要條件。」李治國說,懂得駕馭海浪,但不代表能對抗大自然,無論何時都應對大自然保持敬畏之心!李治國教官建議民眾衝浪時,可以結伴同行,如果一個人前往,也必須挑選有人的海域,遇到狀況可以呼救尋求援助。

         救災第一線三十年,李治國表示體力已經不如年輕人,但若結合不同世代救災人員的特長,救災工作可以更加完備。看向因疫情而關閉的青年公園游泳池,李治國期待再度入水的感覺,他所熟悉的,水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