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山親近,向山前行— 阿爾卑斯登山學苑總教練歐陽台生
Mountains Along Our Path—Interview with O-Young Tai-sheng, the Head Coach of Alpine Mountaineering School

         「就是冒險啊!連我四個人,扁擔兩邊兩包一扛,殺上台北,上山去!」從小在山林田野間打滾,年過六十、阿爾卑斯山野學苑創辦者歐陽台生總教練爽快談起與山親近的開始。

         擁有台灣登山界多項第一經歷的他,就讀桃園農工時期,在校接觸了登山社團;野大的孩子,青年時節、有系統地正式「認識山」。「參加了登山社,我才真的知道,什麼是登山。」憑著對山林的基本認知,歐陽台生與幾個膽大的朋友,一知半解,一起進出了好幾次山林。是幸運也是本能,成長時地他總是與山親近,自家附近的虎頭山,便是第一座攻克的郊山。

從小培養,正確的登山觀念

 

       近年來,歐陽台生致力於推行正確的登山觀念,進一步從教育層面切進,成立阿爾卑斯山野學院,以山為教室,三四十人為單位,帶領民眾安全的進入山林。受新冠肺炎影響,登山旅遊化蔚為風潮,卻也帶來了新的問題。歐陽台生一針見血指出,時常登上電視新聞、所謂的山難事件,有幾個要素,「讓大家在山裡面迷路」。如同年輕時的他,民眾對山的不了解,使人輕忽,登山,實則是件專業的運動。歐陽台生以登山總教練的角度談及,他所帶領的登山團體,正式行動前,兩個月的前期準備,是重中之重。

         「跑步都會喘,怎麼有辦法爬山呢?」從跑步開始,每天一小時以上的肌耐力訓練,是歐陽台生對於登山成行者的第一項8 訓練。有了體力,知識力,是保障人身安全的雙刀流;歐陽台生從背包拿出一冊,頁數超過200 頁的「100 年暑期登山安全訓練手冊」,第一章從登山概論談起,到相關的法律與責任,如練習本般,逐項說明提問,讓登山者在手冊裡,紀錄習得的登山知識,簡單扼要,協助民眾以最正確安全的角度,與山接觸。拉開手冊最後所附加的地圖,等高線,座標,植披等地形圖,「看得懂這張圖,就具備上山的基本條件了。」歐陽台生語重心長地說。

          為何執著於觀念的建構?身為專業高山嚮導的他,同時也是台灣資深的專業救難人員。奔走於第一線,歐陽台生說,太多不該發生的意外,讓許多愛山的民眾迷失於他途,從此不復得尋。「山難事件,十件當中只有四件尋獲,其中包含大體。」迷路,是山難占比最大的原因。但科技的時代一直推進,登山相關的器材與系統,如GPS 定位,之於登山者的保障,不應更大嗎?過度依賴科技,以及二手資源,歐陽台生道出山難事件頻傳的關鍵。「知識是知識,一旦進入了山,所有的知識那時候才知道派不派得上用場。」

         提及國內幾次重大登山事故:嘉明湖高山病肺水腫登山事故,以及著名的舊筏灣山難,歐陽台生以筆就紙說明,短短幾天的黃金救難時間,「人找到的時候,已經沒了氣息」。歐陽台生表示,舊筏灣山難,罹難者「心氣不順」,是災難的開始。與其他山友一瞬間的口角,這位資深的高山嚮導,在大道上分心,獨自一人往反方向折返,不到半公里就是駐紮地的距離,往來的登山隊伍,沒有一雙眼睛看見獨身一人的蹤跡。動員當地山青編組,10 人精兵,終於在當地住民的獵道上,尋獲迷途的紀錄,「終究是把人帶下來了」,歐陽台生表示,尊重,是對山也是對自己嚴正看待的正確態度。

一步一步,建立「台灣登山學」

         從愛爬山的孩子開始,歐陽台生就讀初中的年紀,就立誓要當專業的高山嚮導。「那時候已經有高山嚮導證,現在要取得嚮導資格,相對來說簡單。」回到山林才是真正的訓練場的觀念,證照對歐陽台生而言,是登山系統的起始。退役後第一份工作,即進入玉山國家公園籌備處服務;在此期間,參予國家公園相關法規的建置,天天在山林中巡查,歐陽台生對登山學最興盛的國家:法國,產生了更具體的嚮往。

         「阿爾卑斯登山學苑的名字就是這麼來的。」歐洲險峰阿爾卑斯山脈,造就法國登山學的興起,進而取代登山學起源地:英國的重要性。「英國因為工業革命的緣故,民眾變得沒有時間進行休閒活動,對岸法國富裕得多,又有天然地形等條件,法國現在仍是登山理論最完整也是最先進的國家。」歐陽台生在玉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就職時期,數次出國受訓。加拿大是他訓練的所在地,為了克服語言障礙,先在美國受語文教育一年,之後,與時俱進,依循這套教育理論,歐陽台生開始建置台灣的登山學。

         欠缺系統,歐陽台生語帶遺憾地表示,有很多登山界前輩的一身也是一生經歷,沒能傳承下來,「這些經驗是窮其一人之力辦不到的,相對日本對登山史,以及山岳救難者的重視度,台灣要走的路還很長。」除了自身學苑的興辦 ,歐陽台生同時是各級學校,登山社的指導老師。進入山林,彼此便互為夥伴。令他印象深刻的一次救難事件,要搜救的,就是他的學生。「印象很深刻,我一直記得我學生的媽媽,在電話裡請我幫忙救他的孩子,焦急而緊迫的聲音。」所幸學生是找到了,遺憾才少了一件。

傾聽專業救災第一線人員的經驗談

         做為救災最前線的一員,歐陽台生表示,現行就災中心的建置,可以更有效率。山難發生時,由當地警局為首,協調調度人力,統整資源。「但不是每位員警都具備救助的知識,回到專業面,才是正確的做法。」若調度不當,不僅浪費資源,待救援者的蹤跡,也會隨著人員與機械進出而消失。歐陽台生表示,台灣是熱情的地方,一呼百應,惟第一時間如何協調管理眾多單位與個人,必須認知專業人員的重要性。

         制度面的完善,歐陽台生表示,不是短時間能辦得到的。甫參與立法院相關調例修改會議,「條文的重要性逐漸被重視,第一線人員的經驗,法條的修訂會更加貼近所需。」

         試討論,過去,人對山的認知是什麼?什麼樣的人最早開始走向山?登山户外活動其真正意義為何?面對對山有感覺的民眾,歐陽台生開宗明義,不斷地向對方叩問這些問題。

         「對我而言,山的知識,永遠學不完。做為一位推廣者,一個愛山的人,我一直問自己,有沒有做到一個登山者,需要具備的基本知識與技能?登山時,應該有的態度。」壯年時,在奇萊大山山頂留影留念,歐陽台生建議想要從事登山運動的民眾,可以從台灣的百岳開始,有系統的,一座一座,認識台灣。「我們有豐富的自然資源,不走進山中,多麼可惜!」

         與山林共生,歐陽台生鼓勵從小開始爬山。不管是學校帶領,還是家庭一起,登山沒有年紀的限制。不厭其煩,安全第一,對山抱持敬意,閒適的郊山,或是高聳的大山,一個上午,一個星期,歐陽台生欣見登山風潮興起。問及總教練打算登山到幾歲?他篤定的說:再來個20 年,都不是問題,沒有退休的一天。

         期望更多的人投入山林救難;專業性的建置,在法規漸趨完備的此時,更加迫切。在山裡,自處,學會自處,登山最大的魅力,莫過如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