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一顆利他的心 為生命奔波 —跑山獸
A Mountain Racer Running for an Altruistic Cause, Every Step an Invigoration of Life


捷克,作為世界上城堡密度最高的國家, 又有歐洲之心的稱號,是一個認識它的人都 會覺得它美的像童話故事一般的國家。網紅登 山客跑山獸,就是來自這樣一個唯美的城市, 一開始因著學術交流來到臺灣這塊土地上,最 後因為家庭深深地扎根在這裡。用他與生俱 來的能量,幫助了許多困在山林裡的登山客。

▎關於「跑山獸」

2013 年來到臺灣就讀臺大應用力學博士 班,是羅培德(Petr Novotny)在臺灣的第一個正式身份。博士班生活十分穩定,日以 繼夜地做研究,為的是讓科學界的成就增加 一小步跨越。這樣的生活有時候也偶爾讓羅 培德感到煩躁,某天的課餘外出時間讓他認 識了生命中重要的另一半;開始了他們兩人 踏遍臺灣山林的足跡。成為臺灣女婿,是羅 培德在臺灣第二個正式身份,他說留在這裡 讓他找到了屬於自己的路,因為如果是隨著 應用力學的專業回國發展,也許還是會有很 好的成就,但辦公室的生活可能無法給他現 在的自由度去探索大自然更多美好所在。 

在臺灣生活 10 多個年頭,他最喜歡的 還是山林。對一般人來說這是個充滿風險與 未知的場域,對於他來說卻是樂趣無窮的訓 練場。除了平常我們在官方地圖上可以找到 的路線,做研究起家的他更喜歡攤開滿是年 代感的古老地圖,尋找那已不為人知的古徑 與小道。這樣在休閒娛樂中建立起的訓練模 式,也在往後的時空裡成為他在搜救任務中 的加分。

「跑山獸」是他在臺灣人心目中的身 份,羅培德說這個名字其實不是為了形容他 自己用奔跑的方式在山區裡移動。這個名稱 是來自於他在每一次進入山林裡時,或跑或 快步走,總能看到許多生物環繞在自己的周 邊,如昆蟲、蜘蛛、猴子⋯等。這些都是臺 灣寶貴的山林資源,是應該要被我們所愛護與尊重的,所以透過名字提醒自己記住這些 美好。

在登山的領域裡,屬於越野跑者的羅 培德常常有些驚人的紀錄,總是一次次地以 超高效率完成攻頂。即使爬同一座山,對於 越野跑式的登山和一般重裝式的登山不太一 樣,如住宿系統的帳篷、乾糧、鞋子、背包 都是。對羅培德來說一般最多不會超過 6 公 斤,因為他覺得這樣才能好好的享受登山最 重要的美景。總是一身輕便的在山裡奔跑, 是他覺得跑山訓練最快活的地方,可以快速 的瀏覽著不同景色。

▎誤打誤撞的搜救員

速度以及高度的敏銳度,是在眾多的聲 浪中羅培德最常被關注的優勢。但他總是輕描淡寫的說著這些他人對他的看法,並不覺 得自己有什麼特別。此外,羅培德分享,相 比日本或是歐洲其他聞名世界的大山,臺灣 的山域對他來說其實是更困難與複雜的,冬天的時候溫度也會降得非常低,有的甚至會 需要經過脆弱的冰河表面。臺灣的山脈以山 林為主要型態,再加上登山文化的差異,許多古道秘境被造訪的機率非常之低。有的路 徑可能因此漸漸的沒落,或甚至因為雜草叢 生變得越來越原始而消失了進入的方向。

再者,基於登山風氣的差異,臺灣社會 普遍對於高山是帶著恐懼與防衛的心。以不 反對前往但也不積極鼓勵走訪,這些看似艱 澀的山域;但是羅培德表示即便在崇尚從小 沈浸在戶外活動的歐洲,山難的事件其實,並不亞於臺灣的比例,即便如此在歐美國家, 仍是鼓勵大家可以在一次次的了解與親近大 自然的過程中,藉由熟悉降低危險發生的可 能性。

而一直是讀書人的羅培德,其實只是因 著這樣的風氣,從小就浸泡在大自然的環境 中。喜歡運動、喜歡山,沒有想過有一天會 成為 Youtuber、或甚至是搜救人員。平常 羅培德自己爬山前,總會謹慎又仔細的規劃 著所有的路徑與周邊環境。除了大家時常會 使用的 GPS、離線地圖、還會藉由古地圖找 出杳無人煙、充滿新鮮感的新路線。

2015 年一名 73 歲的男子,迷失在桃園 復興區的山域裡。資料顯示該名男子是捷兔 *的成員之一,當天是與友人一同前往復興區, 預計從拉拉山一起跑到宜蘭,卻與同行的友 人走失了。事發後,團員們在臉書上向外界 尋求支援。

*捷兔:是一項源自英國的運動,一般會由該團的兔子負責規劃一條路線。然後沿途灑麵粉做記號,然後在終點前的最後 一公里,用麵粉寫著 ON IN。這樣所有兔友們就會知道,終點近了。

在臉書上看到這則消息,平時對於新店 一帶越野跑環境相對熟悉的羅培德,與同樣 從事越野跑山運動的俄羅斯友人聯繫討論, 隨後兩人就決定前往支援。過程中也有不少 社團的人提供支援,如只有小綿羊機車的兩 人最後是在一位捷兔社團裡的退休上校的接 送下,順利的從新店到達了福山。最初經過 各方提供的資料判斷,兩人決定從巴福越嶺 路線進入,但後來走了 1.5 公里後改變主意 改走向茶墾山的方向。這是一條非常冷門的 路線,也要渡過暴漲的溪水。最後才在玫瑰西魔山 2 公里左右的位置,發現了這次尋找的失蹤者。

花了 3 個小時進行搜救,看到待救者時, 他非常的虛弱,一臉憔悴的嚇人,在溪水中 也掉了一隻鞋子。但找到這名失蹤者,讓羅 培德與友人非常開心。幫他補給了些水分與 糧食後,就幫忙他慢慢的走回山下。當時為 了尋求支援,羅培德先以飛快的速度,跑了 兩公里到山下與搜救隊聯繫。但因為這條路 狀況十分難走,因此他也花了將近一個小時 的時間。這讓他非常驚訝,老邁的失蹤者是 怎麼憑著自己,走到了這裡。而且方向感佳、 山域經驗豐富的羅培德,仍需要沿途藉由自 己身上僅有的名片來做記號,才能在找到資源後順利地返回原地。這是他人生中第一次參與的救援任務。能夠看到成功獲救的待救 者,讓他們真的感到無比的興奮。

他說,其實對於他自己或是俄羅斯友人 來說,因為捷克跟俄羅斯的冬天都很冷,所以夏天在臺灣的高山上,即使沒有特別帶上什麼裝備,他們兩個人應該還是能在戶外過 夜。而且這天經歷過了這趟搜救任務後,兩 個人依舊精力旺盛,開開心心的從山上跑回新店的家,體能狀態讓太太感到無比訝異。

本身作為無神論者的羅培德,在來到臺 灣前與我們所知悉的西方文化一般,對於亡 者、血腥的事物感到抗拒。而搜救的任務, 也並非總是能順利又圓滿地完成。有時候在發現失蹤者時,對方已經沒有生命跡象。面 對這些的時候,都是羅培德非常挑戰的時刻。

2020 年南投縣惠蓀林場的救援任務, 是要找尋一名端午連假期間,與家人前往林 場旅遊隔天獨自上山行走步道。後來因無法 原路返回以手機簡訊通知家人自己所在的座 標位置,接著便開始失去聯繫。該次搜救任 務出動了大批的軍警消人員,除羅培德還有 其他民間團體等,總共約 407 人的搜救人 員。花了 15 天的時間,在參考政府、民間 搜尋過區域後,考量臺灣多數迷途者往溪谷 尋找出路的特性,最後羅培德在小出山南方 關刀溪上游附近,找到這名失蹤者。當時因為長時間的浸泡在水中,被找到時已經不是 完整的屍體。

對第一次親眼看見白骨的羅培德來說, 是十分震撼的畫面,當下只有自己一個人, 進退兩難的情況下,他必須一心想著自己是 出於幫忙的目的,才能順利的去執行這次的 搜救任務。羅培德表示,由於許多搜救者在 迷失方向時,都會直覺得相信順著河流往下 走最終就會走到山下或是找到出路。又或者 是在山裡迷失多日,口渴的讓他們試圖尋找 就近的水源而接近溪谷。

但是羅培德說,這些想法往往都是造 成意外發生的開始。因為臺灣的地形十分特 殊,高低起伏的落差大之外,路況也十分多 元,原始的道路偏多,一般下到溪谷後比 較難憑藉著自己的力量再順利返回原來的道 路。若是遇上壞天氣,或是一陣大雨,很容 易因為溪水暴漲而發生溺斃或是路面溼滑跌 落水中的意外。所以,羅培德也提醒,若是 身上的手機還有電力,應該是往高處尋找訊 號較佳的位置對外求救。並且在救難人員確 定定位後,留在原位等待救難人員到來。

他也提到不少意外的失蹤者,很多也來 自於團體的登山隊。這個現象是源自於大家 過度把安全仰賴在一個人身上,其實即便是 團體登山,每一個人都應該具有基礎的登山 知識以及安全的緊急自保裝備。當不小心脫 離隊伍時,才有足夠的物資可以幫自己脫離 危險或是找到回家的路。

▎山獸不是神

對於擁有這般體能與敏銳判斷力的羅 培德,太太一心相信這是上天賜給他的一種天賦,應該好好的去運用這份天賦幫助更多 的人。即便如此卻也並非完全不曾擔心過, 獨自出任務的先生。羅太太說起某次與羅培 德出任務的經驗:「有幾次我跟著他去走, 真的有一點嚇到。走到崩壁的路段,根本沒 有地方抓,或是一些看起來不是有路的地 方。而且他的腳程很快,在前面走我都跟不 上了。但是他跟我說,這不是他走過最可怕 的。」雖然有許多讓人膽戰心驚的路線,但 每每當羅培德需要出任務時,太太仍是帶著 信任送他出門。

這些也是羅培德感到充滿力量與勇氣 的來源,他也如一般人一樣,面對困難、看 似無路可走的時候也會有無助的時刻。但是 每一次慎密的行前準備,仔細的對照不同 地圖、家屬提供的失蹤者訊息、攜帶必要的 GPS、離線地圖,面對夜間危險的情境會量 力而為的態度,都是太太感到十二萬分放心 的依據。在這麼多次搜救的經驗,羅培德與 妻子都相信,即使再有技術的人,面對大自 然的時候仍然要謙遜以對,不過度自信才是 愛家人也為所有愛自己的人負責任的回應。

▎盡其所能 or 保護自己

每一個委託的任務,對於羅培德來說 都必定是用盡全力的去尋找。犧牲陪伴家人 與一雙女兒的時間,依舊在所不惜的想要為 焦急等待的家屬,找到安心的答案。曾經也 有一些任務的委託,是在離家甚遠的東部, 需要跨越半個臺灣才能到達。有的時候可能才剛下山,就發現沒有訊號時傳來的委託訊息。但是做自己能力所及的任務,是他對一 家人最大的承諾。 

對於焦急等待的家屬來說,莫非是一個 最不能明白地拒絕。一股腦的情緒,總會無 法控制的隨著言語與衝突傳遞給他,然而, 這卻不是羅培德才有的為難。對於許多義務 也好、消防搜救人員也好,都會面臨的人類 極限與無奈。每一個搜救人員,最大的目標 都是看到失蹤者能夠順利平安的被找到。羅 培德表示如何去平衡滿足需求,與保護自己之間,真的只有「量力而為」得去審視自己找到自己的底線。

山永遠都在,社會上卻沒有 100 個或甚 至 1000 個跑山獸。有能力的人也許能透過 參與民間團體,幫助不小心在山裡發生意外的人,喜歡山林的人,也許能藉由更多的研究與學習,讓自己的登山體驗有更美好、安全的回憶。 

檔案下載 - 用一顆利他的心 為生命奔波-跑山獸.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