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災害的防禦機制,轉化內在能力—防災產業化的可能
Building the Capacity for Disaster Prevention Mechanisms: Potential for Industrialization

「防災宣導」聽起來是一個特別專業的說法,貌似要將許多日常生活中的冷知識、特殊技能以各種形式傳達給一般的民眾們。但是「災害」與「生活」真的如此風馬牛不相及嗎?「社團法人臺灣防災產業協會」作為一個新興的NGO 組織,目的在於作為一個平台極力整合科技、工程、技術等產官學單位及專家共同合作,以提升臺灣防災能量為目的,於2013 年成立至今已與民間產業共同努力推出多項遊戲、產品、服務以及設備等具體防災的相關貢獻。目前協會的秘書長黃少薇,本身亦是地球科學的專業背景,這次我們邀請黃少薇秘書長帶我們認識臺灣現有的防災產業環境。

Q:為什麼會開始投入臺灣防災產業呢?

黃少薇:


我是臺大海洋所,我們常常要坐船出海研究,博班的時候我兩度去日本四國交流,因為全世界最大的海洋研究船「地球號」科研中心就座落在四國的高知縣。這艘船每年在世界各地做調查,其中一項任務就是為了研究未來會發生的巨大災害『南海海槽大地震』,南海海槽就在四國外海,鄰近的高知縣將會受到極大的衝擊危害。為此,他們發展出非常多樣的防災產品,像是海嘯避難艇、循環淨水廁所、可單人搬運的擔架,或美味又抗過敏的防災食品罐頭,因此高知也是名列前茅的防災先進縣評比。這引起我極大的興趣,原來科學研究工作,也可轉化成防減災的準備,並促進防災產品的蓬勃發展,這很值得臺灣的我們借鏡及學習,就這樣,我義無反顧的投入了防災產業。

根據模擬分析,南海海槽大地震影響的層面會比311 地震還要大,規模恐怕會達到9.1,最壞情況是使32 萬人死亡,並造成 220 兆日幣的經濟損失。為了要降低大地震帶來的威脅,日本政府做了很多的研究與預防措施。

透過模擬發現,南海海槽地震將產生非常高的海嘯,最高可到34 公尺左右,最快則3 分鐘就會抵達城市。當時去高知的時候,我還是研究生,不知道這個地方是防災的重鎮,只知道四國風景很美但不是觀光主流的地方,臺灣人較少去。後來讀到資料,發現此地高齡化又人口外移,年輕人大多都離鄉找工作,留下來的大多是老人家或小孩,很像我們臺灣的偏鄉。後來投入防災領域才知道,這樣的人口條件在我們防災領域叫做脆弱受災人口很多的地區,意思就是,假如發生災害的話,這些跑不動又跑不快的老人小孩,很容易就成了犧牲者。

後來高知縣政府投入很多資源,去重新教育大家,希望激起他們的求生意志。因為很多老人家認為自己遇到海嘯只有死路一條,乾脆直接放棄逃生。通常30 公分高的海嘯,有六成的女性會站不穩被沖倒; 一旦海嘯超過60 公分,轎車就會被沖走,當超過100 公分的時候,死亡率幾乎百分百。為此,他們開始沿著海岸打造高聳又堅固的海嘯避難塔,希望可以讓大家爬到塔上避難。

為了瞭解防災教育推動的成果,高知縣政府給我們看一位老奶奶不同時間寫的俳句。還沒推動防災教育前,因為覺得老人不可能跑贏海嘯,萬念俱灰的奶奶當時俳句的內容大意是:「如果海嘯來了,我就跟我的好朋友抱在一起,死掉就算了,我也夠老了。」大家可以腦海裡試想一下,34 公尺的海嘯大概就是11 層樓的高度,面臨這樣巨大的海嘯,我想任何人都會腿軟放棄吧!但反過來說,如果身邊有年輕力壯的青壯人口幫忙逃難,生存機率也會增加,問題是大部分的年輕人都離鄉工作不在身邊,老人家要爬上都是階梯的避難塔也很困難。



發現這些政府便開始設計,先從防災教育著手,讓小朋友回家訪問爺爺奶奶,或者把耆老們的災難口述都把它寫好,然後一起擬定防災地圖做演練,甚至把海嘯避難塔的樓梯部分改成坡道,方便輪椅或老人家走動。每層樓的交界處,還有周邊小學的小朋友畫的打氣標語:「爺爺奶奶加油,還要再走一樓,才能安全喔。」經過環境的調整設計與鼓勵老人家們演練,四年後,他們的俳句是這樣寫的「無論如何,我要努力逃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老人家們的求生意識提升了。

現在日本有一家叫做34 M的防災食品公司,也是這樣開始的。因為政府發現年輕人外流,很大的一個原因是沒有工作機會,於是他們就想辦法創造就業機會,讓年輕人可以返鄉就業。他們想,既然我們的威脅是這個高達34 公尺的海嘯,那何不把它變成優勢呢?於是他們輔導民間蓋了一間罐頭工廠,做出很多連過敏體質也能吃的美味防災食品,還順勢把它取名叫34M,響亮又好記,而且許多年輕人真的都回鄉了。這本來是一個,大家聽了就害怕的缺點,現在卻改變了大家對這個詞的觀感,而且還行銷全國變成免費廣告。如果把防災產業想成是一棵果樹好了,所有的防災產品都是一顆一顆的果實,果樹能不能枝繁葉茂、結實纍纍,取決於土壤的肥沃度,而這土壤就是民眾的防災意識。要讓更多民眾瞭解防災的重要性,並利用防災產品保護自己的生命安全,就是我進來協會之後的重要工程。

Q:防災真的有可能『產業化』嗎?

黃少薇:


當然有可能產業化,日本防災產業現在每年有百億的市場需求。剛剛提到專門生產防災食品的34M公司,他們的罐頭有很多種口味,除了最高級的鰻魚外,也有甜點、牛丼,或當地特產的柚子醃蘿蔔,而且吃了不會過敏。可以說,日本人為了讓防災產品更容易貼近日常生活,市場開發出來的防災食品五花八門,除了常見的乾燥飯外,還有楓糖口味的防災麵包,連味增湯包也有多種口味可選擇,甚至連知名和菓子店都有推出防災款的紅豆羊羹,重點這些防災食品都非常好吃。

這樣的思維跟目前臺灣對於防災的想法真的很不同,若是面對同樣的海嘯風險,我們很可能會想要蓋很高的堤防來阻擋,可是,隨著災害越來越多,規模也越來越大,不是人定勝天的觀念就必勝,不是一直重覆在容易淹水或崩塌的地方用工程手段就可以解決。例如治水不是說一定要蓋很高的堤防,反而要思考如何成為韌性城市,讓積水在短時間裡退去、迅速恢復,就是韌性的表現,尤其現在是氣候緊急狀態更是重要。

泡溫泉是日本相當重要的文化,高知縣也推出一款泡溫泉用的風呂巾,同時也是防災巾。當它兩條結合在一起的時候,就可以把一個老奶奶或老爺爺,還是一個小孩背在身上去逃命。台語有句話說「包袱款款趕快逃」,看似薄薄的棉巾卻可以耐重背人,拿來裝自己的細軟也是很方便的大小。


因為長照政策,市場上也發展出防止老人家噎到的軟性食物料理包,可常溫保存、撕開即食,這些可等同於廣義的防災產品,去年疫情嚴重時,我們就捐贈了很多防災即食粥給弱勢團體和無家者,避免這類脆弱受災人口在疫情下滅頂,防疫其實也是防災的一環。此外,產婦坐月子最怕因洗頭感冒推出的乾洗髮產品,對避難時無水可用的災民來說,也是讓頭皮清爽的最佳防災用品!

我們需要透過各種對災時情境的想像,來設計不同功能的防災產品。日本靜岡縣就為此開發出一款防災麵包,請想像,當你在避難所待了很長的時間(附近也沒有麵包店恢復營業),沒有辦法像以前一樣隨時買到自己喜愛的食物,心情感到沮喪時,你突然吃到一個口感綿軟的麵包,應該會覺得很感動吧,那就像回到災前的生活。靜岡這款防災麵包有三種口味,藍莓、牛奶跟楓糖,樣樣都很美味。日本學者曾比喻,災難性地震即使只搖了11 秒,但災後生活持續到能自立,真正離開避難組合屋可能是11 年後的事情。另外,我訪談過幾位921 地震的倖存者,她們除了失去家園的恐懼,也提到很多鄰居朋友因為創傷症候群的關係,自殺的念頭揮之不去。如何修補傷痛、接受失去親人的事實,並讓心情平穩,是災後復原工作很重要的課題。

值得一提的是,日本一般防災食品的保存期限是5 年,有的甚至是10 年以上甚至25 年,主要是利用食品乾燥特性或高規格的滅菌技術,去維持食物不變質。

Q:災害預防應該是怎麼樣的概念?

黃少薇:


為了要更切身體會災害物資匱乏的情境,我參加了芒草心舉辦的「無家者體驗營」,我認為無家者(遊民)其實是最厲害的都市生存家,因為他們最清楚哪裡可以遮風避雨,哪裡又有求生物資,我們這些「都市弱雞」很需要跟他們學習求生之道。過程中,我跟著遊民導師去領免費紙箱,在空曠的地方打地鋪睡覺(是不是很像災後住在避難所?),身上只有發傳單打工賺來微薄的錢,如何透過有限的物資活下來,是無家者(或者是災後生活)很重要的生存技能。為了證明防災避難包有效,也帶了我個人的防災包同行,我想驗證我所準備的防災物資真的能在「沒水沒電,食物不充裕」的環境裡派上用場。

體驗非常真實,當時我躺在龍山寺廣場的地板上,白天的亢奮逐漸轉成失眠。首先是夏季炎熱的天氣,讓所有長頭髮的女學員們面如死灰,因為無法洗澡清潔,身體臭烘烘,頭皮又黏膩發癢,這時我拿出乾洗髮產品讓大家使用,輕輕一噴,頭皮頓時乾爽清香,心情大好,還有人開心的歡呼轉圈。但接著是刺眼的光線和吵雜的人聲(廣場可不像家裡臥室,可以熄燈或放輕音樂助眠,避難所景況也是如此),加上我的紙板床靠近廁所,人來人往讓我睡意盡失,腦海裡慢慢浮現隔天眼睛像黑輪的畫面。靈機一動,欸我怎麼忘記包包裡有保鮮膜啊!每次在外演講,我都教大家防災包要準備保鮮膜,除了可以保護傷口也能保暖身體,還可以減少碗盤的清潔用水,是很萬用的防災好物!我迅速掏出保鮮膜,揉製兩副簡易耳塞,一副自用,一副給隔壁同學,噪音瞬間減少八成,喔耶!我們也就一覺到天亮啦。(遮光的眼罩也很重要,但這次我沒有帶到)如果你難以想像災後情景或住在避難所的生活,建議你們可以參加前述的體驗營,或部分地方政府舉辦的防災營,保證「防災力」馬上提升!若想成為防災達人,更歡迎直接報考防災士課程喔!這些營隊或課程,除了教你辨識災害,也會教你利用手邊物資急救或簡易包紮救傷,是很實用的國民課程。為了更加推廣,讓防災觀念落實在生活中,協會的副理事長阮昭雄議員也提出「防災生活化」的口號,希望可以號召更多有志之士響應參與。例如露營或登山的許多戶外用品,也能應用在防災領域上。


我們永遠無法預知災害何時會發生,但預作準備可以讓影響降到最小。當你讓防災DNA深植在生活中,真正發生災害時就不會手足無措。例如協會這次推出符合ESG 概念的『保庇Bobee 防災盒』,就可以輕巧收納在辦公室抽屜或書架上,不佔空間又好取用。盒中有一款獲得防災標章的抗菌護手霜,可以保護因為防疫過度清潔的雙手,減少病菌附著又能滋潤雙手; 另一罐精油萬用膏,當你被蚊蟲叮咬時可以舒緩及消腫,若加上棉燈芯,災害缺乏照明時,則可當作蠟燭使用。像這樣的防災隨身小物,都是防災生活化的最佳應用。

Q:對於協會未來還有什麼樣的展望嗎?

黃少薇:


協會未來要往哪邊發展?絕對不是只有依靠政府,也不是只有民眾單方面去了解這件事情就足夠,應該要公私協力一起合作。去年因為無家者體驗,我深刻感受到脆弱受災人口面臨災害(例如疫病)會遇到的衝擊景況。不管是日本海嘯威脅下的老人小孩,還是因為疫情頓失生計或救助資源的弱勢民眾,這些高度脆弱、易受大環境影響覆滅的群體,也是聯合國仙台減災綱領所關注的對象,在在都需要我們伸出援手,而這也是我們防災產業能著力的方向。因此去年五月疫情嚴峻之時,協會除了率先捐贈一台被聯合國指定購買的電動清潔消毒車給台北市環保局,更聯合多家廠商捐贈兩千包常溫的即食粥給弱勢者食用,當時因為防疫需求,許多便利商店無法提供熱水給無家者泡麵,他們的食物取得頓時變的極端困難,而防災食品不用烹煮又好保存的特性,正好解決了這個難題。當時酒精短缺,為了讓社工安心發放物資,我們也連同會員捐贈專利技術研發、只要用清水即可製成抗菌消毒液的防災產品!獲得很大的迴響,並在去年底獲得內政部頒發社會優良團體的銀質獎章。



所謂的防災產業,不單只是民生應用商品,也包括防災技術和服務。例如協會曾協助邦交國貝里斯做水災預警,成功讓易淹水社區提早疏散避難,躲過颱風的侵襲。我們的會員廠商也在世界各國大放異彩,除了家用的時尚滅火器在歐盟取得大獎,疫情爆發之時,埃及政府也快速採購數百台剛剛提到的防疫清消車,總統還親自校閱上了當地報紙頭版。這款臺灣之光的三輪車號稱三輪車界的變形金剛,可以因應各種需求作改裝,在許多東協國家被當作計程車、消防車、除蝗蟲車,連聯合國也特別指定購買。今年烏克蘭戰爭開打,它又轉身變成靠太陽能板瞬熱殺菌的飲用水車,幫助難民渡過戰地生活。另一方面,協會也與消防署合作,將臺灣優秀的防減災技術產品介紹給國外,例如目前正在籌備的臺灣防災館主題展示,便是消防署與民間產業公私協力的成果。透過署方與國外防救災單位積極對接,並以亞洲排名第一的竹山訓練中心作為交流場域,臺灣優秀的防災產品便能透過中心每年超過七千人次拜會或受訓的國際友人擴散出去,進而達到防災外交的實質效益。


承前所述,防災產業能做的面向很多元,協會做為一個民間與政府的橋樑,對於消防署積極推動的業務也有極大助益,例如消防署規劃未來將在訓練中心建置防災產業館,協會在這方面也提供了相當的協助,希望未來可以拓展更多可能性,促進公私部門雙方的對話,強化防災工作的推廣,這也許就是協會持續運作最大的目標與方向。

檔案下載 - 人物專訪-讓災害的防禦機制,轉化內在能力-防災產業化的可能.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