雛鳥的洗禮
Lessons From Nestlings
窗外流動的街景,狼嘯般的警鈴,閃閃紅光穿梭在大街小巷間,我坐在後座,感受著自己不斷加快的心跳。

回想警鈴大作的第一時間,值班台廣播出勤轄內火警,學長們各個有如身上某個開關被打開似的,手上任何事物、任何事情都暫擱一旁,踩著快速俐落的腳步,下樓、著裝、上車,大家的目標都只有一個──出勤!

與訓練中心不同,救災現場有圍觀的民眾、協勤的警察學長、此起彼落的無線電呼叫,以及不知在何處的火點,這是真實的火災,人、事、物一切充滿著不確定感。看著學長們分工合作的身影,真心期待著自己能夠儘早跟上,與大家並肩作戰,或許是腎上腺素的影響,那晚我在床上不斷回想救災畫面,久久才得以入睡。

「評估現場是否安全,戴上手套口罩,必要時戴護目鏡穿防護衣……」在訓練中心的EMT2訓練,現在仍可琅琅上口,而場景已不是平靜安穩的教室,而是生死病傷的救護現場。可能是車輛飛嘯的馬路,可能是窒礙難行的住宅,可能是艷陽高掛的中午,可能是風雨交加的夜晚,場景因日月變化,唯一不變的是使命必達的我們。



看著學長熟練的判斷情況、詢問病史、給予處置,我聽著學長的指示,協助推擔架,量測生命徵象,訓練中心的EMT2訓練內容,逐漸在腦中產生連結,並生動了起來。

病患不再是靜靜配合的安妮,他們會哀號、會哭泣、會痛苦、會掙扎,以及……會真正的OHCA。那是兩種完全不一樣的感受,在面對救護技術的挑戰前,我先遇到了第一個考驗課題──分離。



人在面臨傷病時,很自然地產生了悲傷、焦慮、急躁、悔恨、憂鬱等,這些情緒能量在我面前如浪潮般襲來,也沾染到了當下的我,「看他如此難過,我也好難受。」這種感受在心頭掠了過去。

但我想,我的難過與同情無法改善患者的狀況。「患者正在難受,所以我更要穩定好自己,提供他最好的幫助。」如此調整了自己的心情,我現在所需要的是,提高救護勤務的熟悉度,吸收相關知識和技術。告訴自己在作為上,一定要「盡人事」,做我可以控制的事,盡自己的全力將事情做到最好,在實際的積極作為後,是心態上的「聽天命」,整備好每次出勤的心態,不患得患失,為下一次的盡人事做準備。

我們是剛離巢的鳳凰雛鳥,下分隊這短短的一個月有如受了洗禮,更肯定了這消防不是一份輕鬆簡單的工作,這獨一無二的型態與內容,絕對可以豐富、充實我們的人生。期待未來,自己能夠在工作上盡己之力,獲得滿滿的收獲與成就,在消防這片天空上成長茁壯,與鳳凰群們一同展翅翱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