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金小鎮上的首任女分隊長 丁宛瑩
Ding Wan-Ying, the First Female Station Chief in Peipu Township, Hsinchu County

人生像是一首漸進曲,時而匆忙,時而靜默。
跌跌撞撞,走走停停,不管是哪個階段都是成長的旋律。—丁宛瑩

▎茶金小鎮

2021年公視上映的《茶金》以1950年代的時空背景,敘述在新竹縣北埔這純樸小鎮上所發生的茶葉經濟奇蹟。曾經風光一時有著號稱全臺最大的茶葉供應商,將新鮮出產的茶葉送往世界的角落。位在新竹縣的西南方,鄰近五指山與五峰鄉,是客家文化濃厚的客家大鎮。清領時期也曾居住著美麗的賽夏族與平埔族的居民,是一個文化多元融合的地區。

位在新竹縣的核心地理位置,縣內所有鄉鎮都能從北埔向外延伸。並有國家一級古蹟、以及縣定古蹟等重要的歷史建物,是個小巧卻意義深遠的重要地區。

▎最年輕的女分隊長

有著臺灣最年輕的女分隊長之稱的丁宛瑩,110年來到這個小鎮的北埔分隊服務。外表給人十分親近、溫暖氣質的她,是來自一個和這個小鎮氣質相當的雲林。嬌弱的外表、語態柔和的她其實有著十分優秀的故事。

108年以第一名成績畢業於中央警察大學消防學系災害防救組,更獲總統親自頒獎鼓勵之殊榮。考上三等特考後,直接進入新竹縣政府消防局服務,當時主要辦理各式火災搶救及勤務演習,一年後調派至新竹縣政府消防局第一大隊擔任分隊長,在災害發生時擔任大隊幕僚;平時則是執行各場所消防安全設備檢修及複查等工作。目前是茶金小鎮北埔分隊首任女性分隊長,負責轄內消防救災救護勤務。

▎走進社會

在眾人眼中,她的生命旅途看似一路順遂,彷彿都能很直接的前往自己所期待的位置。其實在求學階段的生涯選擇之際,她也如一般青青學子,曾經對於往後的規劃感到徬徨與未知。高中畢業前在一次偶然的機緣下,參與春暉社的志工,讓她有機會走進偏鄉的社區認識當地的弱勢族群,甚至在參與的過程中感受到內在滿滿的回饋張力。這才讓她開始更清楚自己想要走的路。

▎走進消防

「救人、無私的奉獻、用盡自己一己之力貢獻社會。」是年幼時的丁宛瑩對於消防職業的想像。高中畢業那年適逢高雄美濃大地震,當時幾棟民宅的倒塌新聞畫面,讓她看得怵目驚心。然而年幼的她卻無能而為,想要貢獻自己心力的動力也更加強烈的紮根在她的心中,「若有人因為我的力量而有不一樣,或許就是這份工作所能得到的意義,因此,我選擇警大消防系就讀。」這是丁宛瑩與消防生涯的起點。


▎內勤&外勤之間

在消防的體系裡,丁宛瑩有過許多不同身份轉換之下的累積。從最初的內勤執行許多業務面的工作,一直到現在的外勤指揮的分隊長角色。丁宛瑩表示:「外勤消防工作性質與內勤大不同,學生時期雖曾有外勤實習經驗,亦受過救護、救災與水域潛水等消防專業訓練,但實際外派後,許多事情尚須摸索探討找尋解答。在身分的轉換上,分隊長最大差異在於需要培養指揮決策判斷能力,及承擔一定的責任壓力,如何在災害現場以專業及團隊合作的方式讓事情圓滿落幕正是考驗自己的應對,以及與同仁間合作的默契,對於自身也是一項重大的挑戰。」

在這些的身份轉換之間,她認為保有彈性的消防員,多是具有強大身體及心理素質的人格特質。才能在高壓的環境裡,因為服務的熱誠以及身旁夥伴的陪伴之下不斷的成長與改變自己。因為在消防工作裡,團隊合作是任務達成的不二法門。

內勤時期的她看似獨立作業的環境不少,但每一次安檢任務也都是臺灣整體消防制度落實的一部分。所以,當每一位執行業務的同仁都確實的執行手中任務的同時,也就等於完成了維護社會安全、提升生活品質的任務,外勤任務更是如此。不過即便丁宛瑩帶著一顆謙卑積極的心態與行動力,每每總在勤務過後認真檢討與虛心地詢問學長姐的意見。但救災畢竟有如一場場沒有標準答案的考試,有的時候難免也有讓她感到挫折或是碰壁的時候。

「第一次指揮時覺得自己有點慌亂,好像真的什麼都不懂。所以每次任務回來後都會檢討火場自己怎麼做會更好,就是每一次都要認真的省思跟反省。不過北埔地區的義消都非常熱情的幫忙,他們也都把我當女兒看,也因此都十分願意分享經驗給我。有一次比較受挫的經驗是,執行搶救的期間遇到情緒比較激動的民眾,在火災現場周邊激動的批評救災過程的不滿,那時候就很需要壓著自己的情緒,才能專注的先處理現場。」丁宛瑩回顧著自己最初的狀態,帶著靦腆、羞澀的說著。

樂觀如她,丁宛瑩看待職涯中的挫折卻是很平常心的。「並不是消防員特別堅強,而是即使膽怯卻能勇敢克服,即使懦弱還是努力面對。一路上的跌撞跟挫折感總是難免的,唯有讓自己更堅強,才能好好守護身邊的家人及夥伴。」同樣作為人,她認為消防員僅止是在職業上比一般人更多了一份來自職場的承諾,願意以他人的利益為首要目標。不把眼前的困難與風險作為首要考量,才能更勇敢地執行任務。

身為分隊長後,在救災現場的角色很不同,多了許多需要考量的細節。能夠以所有同仁的安全為最優先考量,在任務執行與安全之間取得平衡,丁宛瑩認為仍有許多需要學習的地方。

▎古蹟防宣

在小小的北埔鎮上,有著諸多歷史遺留下來的記憶。一條200公尺長的街道上,保留著1835年的古建築,讓物換星移後的現代可以一覽過去的建築風光。有全臺古蹟密度最高的地區之稱,七座不同規模的古蹟敘述著客家先民與在地的故事。

金廣福公館則是當地古蹟群中最資深的元老,自道光年間起就是當地佃人上繳租金以及聚會休息的場所,也曾是收購山產販售日常用品的生意所在。1983年被訂定為國定一級古蹟,此後則由金廣福的後代所管理,是到訪北埔的旅人們必訪之地。除此之外,仍有另外六座如姜家天水堂、姜阿新古宅、慈天宮、北埔姜氏家廟等古樸的建築藝術,有著最深的記憶。

來自雲林的丁宛瑩表示,北埔的生活環境讓她覺得備感親切,純樸又熱情的居民是她歸屬感的來源。唯一不同的是,為了讓自己更融入當地的文化,她也在日常生活中投注相當的心力在客語的學習上。有了語言才能在老年人口居多的北埔,將宣導更徹底的推行。目前分隊的業務相較於都市消防單位來的單純,較多是社區的宣導以及逢年過節的重點災害預防宣導。


▎金廣福防演

110年12月27日北埔分隊也配合文化部文化資產局,辦理文化資產防災演練,並同時邀集周邊社區民眾參與。針對演習的場域範圍,提供設備以及人力的調查並評估高風險的致災因素。如木造的建築結構為易燃物質、無火災偵測系統增加火災耽誤的風險、作為觀光景區假日人潮以及宮廟等煙火施放增加火災發生的風險,最後則是夜間人力不足的維護困難等。作為古蹟範圍內之消防分隊,隊上需要應對的挑戰更加多元。為了降低與防止災害風險,北埔分隊與文資處共同合作,依照古蹟修復所需的專業技術,為古蹟設立住警器等設備。

此外,近年幾起較大規模的地震頻傳,今年的二月初開始就有13起有感地震的紀錄,因此,丁宛瑩表示北埔分隊也針對周邊社區進行地震時的火源管理、出入管理措施的強化等。為了配合當地老年人口的作息時間,廣播宣導的時段也刻意的在較早的時間進行廣播,達到宣導不打擾的目的。

▎清明連假

客家的掃墓季多半是元宵過後陸續開始進行,為了協助當地掃墓儀式的順暢及降低公墓雜草的火警發生機率。年初的時節北埔分隊已提早申請公所除草業務的協助,並在掃墓的重點假期於公墓的周邊發放水袋以及製作「四不二記得」*的宣導內容。以往公墓多半是位在水源取得不易的位置,道路狹小也以產業道路居多。此外,北埔地區也有許多地圖上無法尋得的位置。丁宛瑩表示這些都多虧了許多學長姐,平時累積了資訊傳承,讓防救災的資訊更加完善。

*註,四不二記得宣導內容:
●「不」任意焚燒雜草
●「不」隨意丟菸蒂
●「不」讓冥紙飛揚
●「不」放爆竹煙火
●「記得」撲滅餘燼
●「記得」隨手收拾垃圾


▎未來展望

「外界對於女性擔任消防分隊長會有不一樣的看法與期許,但這是給自己在消防職場上最好的挑戰,期許自己能在充滿陽剛氣息的職場中,發揮女性細心與善於觀察的特質,盡自己最大努力去完成任務。」人生的路程上,丁宛瑩的消防職涯才剛起步。她期許自己未來也能帶著女性特有的耐心、細心以及慎密的觀察力讓團隊得到更高的成就。

新竹作為一座科技智慧的城市,丁宛瑩也希望科技能運用在古蹟上新竹可以將古蹟結合科技的方式,結合近幾年科技救災的概念,發展科技救災的災防演練以及預防等相關連結。讓第一線消防員在技術得到精進的同時,也能實際降低勤務的風險。

在丁宛瑩過去的人生裡,精進自己、不斷提升是她的生活日常。消防的領域就像是一個潘朵拉的盒子,讓她在打開後看到五花八門的專業世界,好似學不完的目標在等著她。主管的職務與基層隊員還有一個很大的不同在於,需要面對許多人際互動的時候,這些互動難免會帶來些許人情的壓力。丁宛瑩表示她也是在過程中一步步地請教前輩,慢慢學習與人應對之道。

「沒有要自己有多偉大的事蹟,只求能延續他人生命。」也是丁宛瑩在面對一次次消防任務時的核心理念,總是期待在人生命中付出點什麼的她,在工作之餘,最享受的事情是兩個月一次的返鄉的志工時刻,雖然久久才能放一次這樣的假,但每當她在偏鄉與小朋友們互動時,卻是忘卻所有工作辛勞的療癒時刻。每個人生活目標各異,「自我成長與服務他人」是她現階段的目標,願以此與大家共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