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為螺絲釘,紀錄偉大的每一刻 2021吳舜文新聞攝影獎得獎人 蔡哲文
“Be a Cog in the Machine and Bear Witness to Every Great Moment.” -- Tsai Che-Wen, Winner of the 2021 Vivian Wu Journalism Award for Photojournalism

    吳舜文新聞獎是由創辦人吳舜文女士於民國 75 年所設立,旨在鼓勵公正客觀的新聞報導,啟發所有新聞從業人員在不畏強權與干擾的情況下,保障所有民眾「知」的權利, 朝向社會更進步的境界前進而設立此獎。每年的參賽作品主要有文字類以及影音類。來自花蓮縣消防局吉安分隊的救護義消蔡哲文,以 2021 年太魯閣事件的紀錄影像獲得今年度的新聞攝影獎。107 年從職業軍人退役後,蔡哲文便開始專職攝影師的工作,同時也擁有救護技巧的他,因為有一個想要幫助他人的夢,因此加入消防義消的行列用他的攝影及救護的能力貢獻社會,同時也紀錄著花蓮消防同仁出生入死的畫面。


    今年可以獲得這個獎項,蔡哲文認為消防人員是相當大的功臣。因為有他們一次次在災難現場奮力的進行搶救,他才能拍到這些撼動人心的畫面。平時大多是從事商業與活動攝影 居多,蔡哲文表示擔任義消時所做的災難現場的攝影形式有些許的不同。雖然對他來說「攝影」本身都是呈現人心的創作,但婚禮、活動 的攝影主要是展現儀式的過程中,最有溫度、感動人心的一刻;然而災難攝影則是在一幕幕讓人難以抹滅的畫面裡,留下除了事發現場的回溯紀錄,更多的是當時不畏辛勞的消防人員最勇敢、堅毅的畫面。

▎蔡哲文 VS 義消

    過去 15 年的軍旅生涯,讓蔡哲文體會到消縱即逝的光陰,以及他渴望幫助他人的夢。在入伍前開始參與紅十字會的訓練,並在 98年起開始了花蓮義消的服務,為退役後的義消 生涯奠定了良好的基礎,也建立了他人生下半場的生命志向。

    過去的部隊的生活讓蔡哲文在體能、紀律 上都十分能適應團體的生活型態。漸漸的一般 的救護型態已能得心應手的協助消防隊上的學長姐出勤,之後蔡哲文也開始嘗試體能與執行上需要更高規格的特搜義消。特搜義消是在支援一般都市消防任務以外,困難度相對複雜的 業務性質。如山區救援、水域救援、全國大型災害救援等需要高度救援技術的領域。除了技術上的提升,隊員之間的默契與連結性也有更高的需求。雖然很辛苦,時間彷彿更不是自己的一樣,放假、家人相處的時間都要更加的壓縮才能取得平衡。但是蔡哲文卻感覺到生命正在飛快地成長,而感到踏實與快樂。


▎生命的無常

    每個人一輩子因著生命輪軸的滾動,會有許多不同的身份產生。蔡哲文是三個孩子的父親,同時也是一個愛家的丈夫,亦是公司裡敬 業的攝影師,卻也是內心破碎的罹難者家屬。 蔡哲文再參與無數的任務過程中,也許從來沒有想過,有一天需要救援的會是自己生命中舉足輕重的家人。103 年當他剛加入消防義消的 前幾年,一天深夜裡消防大隊長在火災現場看到穿著輕便居家的蔡哲文,以為他也是參與今天的救援任務,後來得知當天的火災現場就是蔡哲文家的洗衣工廠。

    於是大隊長毫不猶豫地轉身用無線對講機,告訴所有現場的救難人員,這是蔡哲文的家請大家更努力一點不要放棄任何搶救的可能。看在蔡哲文心裡很是感動,現場除了感謝以外真的還是感謝。雖然那次大火幾乎燒光了他家的工廠,將近 5-6000 萬的廠房一夜之間化做灰燼。大自然的力量,讓人感到自己的渺小及無助,但是那個大家得知是他的家後,奮力搶救的畫面卻永遠留在蔡哲文的心裡。

    2018 年 2 月 6 日當天晚上 23 點 50 分花 蓮發生規模 6.2 級的大地震,地震深度為 6.3 公里屬於相對淺卻大的地震。花蓮位於地震好發 的地區,時常有相當規模的地震發生,對於花 蓮市民來說是習以為常的事情。然而,那次的地震卻一如反常的晃動,造成花蓮當地多處民宅災情,統帥大飯店一二樓塌陷,雲翠大樓有如單側連根拔起般嚴重傾斜、花蓮大橋及七星大橋也在那一次的地震中出現嚴重龜裂、隆起的現象。在這次的地震事件中,共有 17 人罹難 200 餘人受傷,並有無數次的餘震。而蔡哲文的 家也是這次的受災戶之一。地震發生後蔡哲文迅速的將家人帶離住處前往附近的收容中心避難,在帳篷、物資、糧食都無虞之後,蔡哲文義無反顧的交代了一下妻子,便隻身前往倒塌的大樓現場,協助雲翠大樓的救難人員救災。


    回顧當時的經歷蔡哲文雖然現在一派輕 鬆地分享,但也表示那時作為護理師的妻子,看著自己在新聞畫面中穿梭於傾斜的雲翠大樓之間,看了仍是十分有感。因為職業的關係,蔡哲文表示妻子相較於他人更能明白生與死之間的生命流動,但即便如此面對生命中摯愛的家人仍是感到內心起伏。蔡哲文則是在決定參 與義消特搜的同時,也與子女提早做了心理建設。也時常與子女或妻子分享,這些任務幫助到的人,以及這些的任務對於他的意義,希望家人也能肯定他的投入。未來不論發生任何事情,都能夠很有自信的去分享這樣一位父親以及丈夫。

    救災人員往往在工作執行的過程中,沒有太多的選擇,即便面對的是自己最親近的家人,也需要第一時間放下情緒的完成任務。

    2021 年 4 月 2 日上午 9 點 28 分,一個劇烈的撞擊力道,讓原本以 125 公里速度急駛的北迴線太魯閣號在仁和段清水隧道的北口,與邊坡滑落掉落進入軌道上的工程車發生碰撞,造成台鐵列車嚴重翻覆甚至車體扭曲。消息一傳出,全台無不陷入一陣悲傷的氛圍,無論車上乘載的是否是自己的家人,看到那些現場的畫面、扭曲的車體,隨著時間聽到一一增加的罹難者數字,在在都不禁令人感到一陣鼻酸。

    蔡哲文也是這次任務的特搜義消之一,當他回顧到這次事件,談話瞬間進入了不同的氛圍。在他過去的救援任務經驗裡,太魯閣號事件與以往很不同。他提到剛抵達現場時畫面 是很驚悚的,沿著隧道往裡面走沿途看到的是 一具具的遺體,越往裡走彷彿數量也就更趨增加,完整的程度卻又更顯得不足。「感覺洞內與洞外是兩個世界,進去隧道像是電影中才有的畫面,有將近 20 分鐘的時間完全無法工作」 蔡哲文震撼的回顧著。當時也一同參與任務的消防員學姊,看到蔡哲文的狀況,也給予他較多的空間預備好心理狀態再進入隧道中搜救。

    搜救執行沒多久,蔡哲文接到家裡的來電,沒想到非親非故的受難者畫面已經讓他感到震撼無比,更何況他深陷其中的姪女當時仍未被尋獲。知道這樣的消息更是讓他瞬間情緒崩潰:「我表姐打電話給我,說她女兒在第 8 節,一開始以為是車子尾端,還以為那應該就 沒事了。後來發現,那是最前面的那節,撞得最爛的那一節。」

    因為父親是台鐵的員工,所以當時姪女所坐的位置是車廂內最前面的位置。得知訊息的當下,是搜救任務已經告了一個段落之後,僅剩部分夾雜在車廂之間的罹難者需要帶出車廂。「那些對我來說,難度太高了,所以後來我主要負責紀錄的工作。」家人也是十分著急著想要尋找姪女的下落,過去的搜救經驗讓他提早讓家人都有點心理準備,於是他建議表姐如果 醫院裡真的找不到,可能就要往殯儀館的方向去找找了。痛失親人的蔡哲文一度以為,最初進入隧道時的狀態是因為自己的經驗值過低,參與這類全國性的救災任務太少,所以內心不夠堅強以至於甚至有一點換氣過度的現象。

    然而就在他參與了消防局所提供的創傷 後壓力症候群(PTSD)的輔導課程後,才漸漸明白在這個職業的領域裡,許多人都跟他有一樣的反應。那些都只是人類在面對生心理極限時的自然反應,有的時候有些人很容易察覺到,有的時候卻是一種不自覺的生理反應。就在這個任務執行之後,蔡哲文有將近三天的時 間都無法入睡,甚至需要靠酒精的輔佐才能讓自己在麻醉的情況下睡去。藉由團體諮商的時間,他才透過其他相同的學長姐,更了解自己現在的狀態。目前也積極正向地面對 PTSD 的蔡哲文,也很努力克服著這些傷痛遺留給他的痕跡。


    也因此讓他更加佩服義無反顧地執行著搜救任務的學長姐們,不論面對怎麼樣的災難現場他們總是第一時間的預備好自己,放下自己的感受優先幫助有需要的民眾。「可以進去災害現場的學長姐,每個都很偉大,我只是個螺絲釘,記錄下他們偉大的那一刻。」蔡哲文用這樣的心態戒慎小心的在每一次出勤可以紀錄的時候,把握機會捕捉著每一個最認真的身影。

▎重拾生命的立足點

    事過境遷後某一天,當他再一次北上出差 後與消防的溫學長一同搭車返回花蓮,那時候搭的剛好是太魯閣號,溫學長只緩緩地看著他 說:「車頭耶。」這樣的經驗,彷彿已經成為 兩人生命中的默契,一同經歷了許許多多的搜 救任務,也一次次的平安走出現場。在蔡哲文 的人生藍圖裡,退役後的人生可以成為他人生 命中的幫助是一個十分重要的命題。

    年輕時候的他,曾經因為年少輕狂、叛逆而成為他人眼中不太安分的學生。高中就讀四維高中的他,遇到一位改變他往後人生的恩師,在他失控的青少年歲月裡,給他方向的建議漸漸重新找回生命的節奏。103 年有幸獲得當年度的全國好人好事代表,讓他很興奮的第一時間想與老師分享。受獎後他也是直奔母校,希望老師也能一同感受他的喜悅。因為這位老師,現在的他才能有機會透過攝影與生命教育的分享,讓更多人的生命可以有機會得到改變。他相信這是老師帶給他的一份正向循環的力量,也許不能改變全世界但是他可以從對一個人有幫助開始。

    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出現,沒有改變蔡哲文對於義消服務的初衷。卻讓他更明白,自己生命中想要去抓住的事物。未來子女若耳濡目染想追隨他的腳蹤,成為義消或是消防人員,他覺得這會是很棒的一件事。「可以成為消防人員是很棒的事,因為他們做的事很不同,出生入死。而且多半關乎著許多的家庭與事業。」 因此,他希望子女或是課程中的所有學生,未來也能在社會中成為願意去付出行動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