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到院前救護止痛藥物助 脫困,讓傷者有較好的癒後
Preliminary Discussion on the Administration of Pain Relief Drugs During Pre-hospital Care For a Better Prognosis

▎緣起

    在以往有患者受困的救護勤務中,當患者在受困時如果意識仍是保持清楚的狀況,可以發現到說由於疼痛的緣故,當消防救助人員使用破壞等救助器材在執行脫困勤務時,往往可能一個小動作就會讓患者痛的大呼小叫,如此一來,不僅會造成現場脫困工作困難且進度緩慢,也同時會讓患者脫困時間拉長,可能導致患者延遲送醫,這是到院前的第一線緊急救護技術員所不樂見的,所以有鑑於此,臺北市政府消防局率先參考國外的作法及相關文獻等證據後,便開始發展「讓高級救護技術員到院前使用止痛藥協助患者儘速脫困來讓患者有更好的預後」,臺北市政府消防局醫療指導醫師於 108 年度的第 1次工作討論會議中就決議「救護案件預計脫困及送醫時間超過 30 分鐘者,請救災救護指揮中心加派高級救護分隊出勤提供止痛藥物,高級救護技術員應依 VAS 疼痛評估表確實評估,並於返隊後登載表單」。

▎到院前止痛藥的好處

    針對清醒的受困患者,使用到院前止痛藥物協助患者儘速脫困的幫助除了減輕患者的疼痛感覺,對患者進行疼痛控制之外,還有下列的好處:

一、能夠儘速送醫:創傷導致死亡之分析中,DrTrunkey 於 1983 年發表著名的「trimodal distributionof trauma death」中發現有高達 50%死亡發生於受傷後 1 小時內,主要原因為嚴重出血與中樞神經系統創傷,鑑此,如患者持續受困導致延誤送醫,就可能會持續對患者造成傷害甚至死亡,所以如能在傷害擴大發生前就儘速進將患者脫困送至就近適當的創傷醫學中心,就可以增加患者存活的機會。

二、能夠離開不安全的地方:如現場不安全,持續受困中如再發生異常事件,可能會對患者造成二次傷害,所以如果能儘速脫困離開不安全的地方,就能確保患者不再有更嚴重的傷害。

三、能夠拯救截肢:如嚴重的壓傷導致患者受困,如不儘速脫困,患者的肌肉、骨骼及神經等會持續造成傷害,如受困時間過長造成不可逆的情況發生,使肢體壞死了,縱使送醫後,就會有截肢的高風險,如造成患者肢體缺損,將影響患者原本的生活,使生活品質下降。

▎到院前止痛藥使用規定及方法

    到院前為了救命的藥物的效果是很迅速且很顯著的,但如果誤用,也可能會造成立即而嚴重的副作用等傷害,所以為了確保患者的用藥安全,臺北市政府消防局依據藥物機轉、相關作用及反應等制定成人創傷到院前止痛(僅限高級救護員使用)的規定如下:

一、適用於沒有禁忌症(註 1)之成人(18歲以上)因急性外傷所導致 Visual Analogue Scale ≧ 3 分(註 2,視覺類比量表)之疼痛,預計脫困及送醫 30 分鐘以上。

(一)註 1:到院前止痛之禁忌症包括:

1. 頭:頭部外傷。

2. 昏:任何原因導致意識不清 

   (GCS<15)。

3. 女:確認懷孕、哺乳中。

4. 休克:收縮壓低於 90 mmHg。

5. 過敏:本人或家屬表示傷患曾經對「全身麻醉劑」過敏之病史

6. 肝腎:已知有肝病(含肝炎帶原)或腎臟病,或醫師曾告知有肝或腎功能不良。

(二)註 2:Visual Analogue Scale (VAS,視覺類比量表)的評估方法如下:

1. 讓傷患目視量尺(如圖 1),量尺左端標示 0 處為完全不痛,右側標示 10為無法忍受之劇痛。

2. 請傷患在量尺中選擇最能夠形容自己目前疼痛的落點。

3. 電子量尺可以點擊後再呈現落點數值;若是紙本量尺則可事先標示整數刻度。

二、Penthrox 止痛藥(如圖 2)之給予方式:

(一)於上車前開始給藥,病患上車後應稍微打開窗戶通風。

(二)吸入器尾端朝上,將 3 毫升之Methoflurane(甲氧氟醚) 一次全部倒入 (如圖 3)。

(三)交由傷患含住吸入器呼吸。(註 3,如圖 4)

(四)吸入器交予傷患後不持續協助給予。

(五)若止痛效果不足,可以讓傷患自行將稀釋氣閥按住以增加吸入之藥劑量(如圖 5)。

(六)使用本藥物之傷患,身邊隨時需至少 1名 EMT 觀察。

(七)送醫途中除了生命徵象評估外,需再次評估 VAS 並予記錄。

(八)註 3:吸入約 1~3 分鐘產生止痛作用,單支劑量約可維持 25 分鐘,停止吸入3~5 分鐘失去止痛效果。

三、到院後主動與護理人員交班傷患有使用此藥物,並回收 Penthrox。

四、每位 EMT-P 於 24 小時上班時間內,最多給予兩位病患使用此藥物,惟大傷情況不在此限。

▎結論

    災難事故無法預測,意外無法杜絕,所以每位救災救護人員都希望能夠在第一時間搶救每位市民的生命,以幫助患者能夠儘速脫困救及將之送醫急救,但往往因現場受困意識清楚患者的嚴重疼痛反應,讓救援人員執行脫困進度緩慢,使受困時間變長及延遲送醫,進而可能造成傷害擴大,在現場若能減緩清醒患者的疼痛,對患者進行疼痛控制,儘速協助脫困送至就近適當的創傷中心,得到確切的醫療照護品質,有機會為患者爭取良好預後。

引用文獻:臺北市政府緊急救護技術員到院前緊急救護作業程序手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