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年鳳凰獎消防楷模獎 花蓮縣消防局美崙分隊分隊長 温宗豪
2021 Phoenix Awards: Recognizing Brave Firefighters Wen Tsung-Hao, Station Chief, Hualien County Fire Department (Meilun Branch)

    有一個職業他的風景很不同,一樣遊走在世界的角落,但在他的旅程中有時候充滿哀傷的眼淚,有時候卻又有著無限的希望。他就像在月台上,看著許多人抵達生命的終點站,當然也有許多的人,在繼續行駛的列車上,與他揮揮手告別繼續前往人生的旅途。

    最初只因為家境的關係,考上了警察專科學校。對於消防了解不多,那時候父親給他的人生建議,是「不要拿槍」的職業,就這樣他走進了五花八門的消防員的世界。110 年的鳳凰獎消防楷模温宗豪,來自花蓮縣消防局,是美崙分隊的分隊長。民國 86 年進入臺北市政府消防局,成為消防隊的一員。至今走訪許多不同的城市,成為許多家庭最感謝的英雄。

▎消防員的職涯旅程

    年輕時的温宗豪用盡他的青春貢獻給一個叫做臺北的城市,直到 95 年重返家鄉,繼續用他豐富的閱歷服務花蓮。92 年經歷 SARS 疫情、88 年 921 大地震、90 年薩爾瓦多地震、91 年331 大地震承德大樓搶救任務、92 年伊朗巴姆市大地震、107 年 0206 花蓮大地震雲門翠堤大樓倒塌、110 年 0402 花蓮太魯閣事故搶救⋯。

    好似有著說不完的豐功偉業,提到這次的受獎心情温宗豪顯的平淡又低調的說:其實每位消防人員在執行災害搶救的信念都一樣,就是將人命救出。每一件災害都是大家共同來執行任務才能完成,辛勞程度是一樣的。」談話間帶點幽默的温宗豪,其實也是花蓮原鄉的太魯閣族子弟,北漂 10 年的時間裡,在他心中一直惦記著遠在故鄉的家人。作為長子的他,最後終於有機會可以回到最熟悉的故鄉,用這份職業守護著花蓮這座城市。

▎消防特搜站

    剛進入臺北市政府消防局的時候,受到長官及學長的提攜,因此獲得許多自我精進的機會。每逢有訓練、較特殊的任務出勤温宗豪總是當仁不讓的成為第一個參加的人。慢慢的在多方技能的累積之下,從一般消防員踏進了特搜隊的境界。

    在內政部消防署的規範指出,臺灣特種搜救隊目前主要的業務職掌,是執行支援國內各種重大災害搶救,如山域、水域、地震、空難等重大災害時,協助受災民眾的搜救任務。當國際間發生重大災害時,現有的特種搜救隊也會依照各縣市輪值的方式,外派參與國際人道救援的派遣計畫。平常時間則是搭配消防署特種搜救隊國家搜救指揮中心之指示,執行國內各類災害搶救。

    在上述這樣多元的災難環境裡,隨機出現的困難也總是難以預測。唯有裝備好自己,臨危不亂的面對各樣的情境,才是特搜隊員的因應之道。温宗豪表示目前全臺各縣市都有自己的特搜隊員,而這些特搜隊員個個都是單位裡的菁英成員,在體能、心理素質、臨場反應上都有超於一般消防員的表現。因為特種搜救任務裡有時候會遇到無法預期的長時間的搜救,有時候則是有可能遇上特別容易造成心理壓力的緊迫狀態,更多的時候又可能是物理上的困難有待克服。這些都是考驗著特搜人員心理或生理狀態極限的景況。但對於年輕時候的温宗豪而言,樂觀如他許多有別一般的情境或是訓練,在他眼中都是一份讓自己迅速增長的養分。

    86 年從警專畢業,初入社會第 2 年就遇到 921 大地震。那一年的地震讓臺灣瞬間成了國際的焦點,媒體之間大幅的報導各樣災情、地震的物資需求。除了多方的物資,更來了40 多國的國際救援團隊,各方人馬湧入斷垣殘壁的倒塌現場,拿出所有對於温宗豪或是當時其他消防員來說十分新奇又不曾聽聞的各樣搜救工具。對於當時在臺灣救災環境已是十分專業的温宗豪來說,再一次認識到原來可以這樣讓救援任務更專業、更有效率也爭取到更多救援黃金時間,最後還能讓救援更安全。

    「當時救援技術還是土法煉鋼,還沒有太多相關經驗,也沒有太多大型地震搶救技能。當時有大概 40 幾國的國際救援團體來支援,我們才知道原來有重量支撐器、生命探測器、聲音探測 ...」回首當年的自己,温宗豪彷彿也看到遠遠看著那個自己的現在,又往前走了多遠的距離。

▎跨國的風景

    說著西班牙語的薩爾瓦多,是中美洲最小的國家,鄰接著瓜地馬拉又與宏都拉斯交界著。在 21000 平方公里左右的土地面積裡,有著 30 座的火山,更有 10 座屬於活火山。民國 90 年 1 月 3 日下午 5 點 33 分,這個小小的國家裡發生規模 7.6 的地震,當時的地震造成 944 人喪生;5565 人受傷,10 萬多戶房屋倒塌。臺灣在 1 月 14 日派出國際搜救隊員,全團 30 名成員,消防員共 27 名。

    温宗豪在單位的支持下,有機會前往美國受訓一個月學習地震搶救技能以及救護等搶救知識兩週。在受訓期間臺北市政府消防局成立特種搜救隊,裝備完成蓄勢待發的他,毫不猶豫的前往薩爾瓦多,進行國際救援任務。

    民國 92 年國際間又一起人心惶惶的大型災難。國土面積將近 46 個臺灣大的伊朗,曾叫做波斯現全稱為伊朗伊斯蘭共和國。是歐亞草原上重要的文明古國,也是古絲路上重要的必經之路。伊斯蘭教是當地的國家宗教信仰,全國有 98%以上的人信奉此宗教。一個以默罕默德為中心,所建立的穆斯林文化。這個滿有歷史遺跡的古老城市,經歷了一場天搖地動的大地震,上午 5 點 28 分震央在德黑蘭東南方一千公里的克曼省的巴姆市,地震規模約為芮氏 6.3 級。當地的建築多半以土磚建置,這樣的結構十分容易在劇烈搖晃的地震中倒塌。該次地震共造成 20000 人死亡、將近 50000人受傷,並有大面積的古蹟摧毀。當年臺灣也派出國際救援的人力,莫約 20 餘人的國際救援團隊中,温宗豪也參與其中。

    在這些國際救援的任務中,温宗豪除了獲得技術上的精進,也體驗到國際救援任務中繁瑣的事前準備對於任務執行時的品質影響。「最大的差別是環境,伊朗的氣候十分寒冷又乾燥;台灣是潮濕,薩爾瓦多又很熱。所以我們去之前都要做好功課,像衣服、睡覺用品、糧食。

    在伊朗不知道當地入夜後這麼冷,睡覺的時候就像是睡在冰塊上一樣,根本無法入睡。」對於當時初次參與國際救援的温宗豪,用十分有感的物質條件,體驗了跨國任務的日常。「像剛剛說的環境、氣候、飲食,還有國家政治敏感議題。尤其在薩爾瓦多內戰 10年槍枝未回收,早上我們還可以聽到槍聲,大家都嚇得要命,救災路程移動的時候,都會有武裝人員隨車陪同,也有外交部人員陪同協助溝通、聯繫、 出關文件等都是由他們處理。」温宗豪回顧著當時的情境。除了日常所需外,國情政治以及技術系統也是救援過程中十分重要的一環。有著語言隔閡的不同國家之間,怎麼透過符號的表現互相了解、互相溝通,最後一起完成艱難的救援任務。

    目前臺灣特種搜救較多學習以及使用的有來自美國的搶救系統 FEMA,以及來自歐洲的 UN。不論是醫療處理程序、傷患的標示等都能讓所有搜救隊伍跨語言的共同運作。這樣一致性的標準,不只幫助跨國的任務,對於臺灣內部在進行大型的全國性災害救援上,也有十分明顯的效益提升。

    不過相較於中東國家,臺灣社會環境仍是一個相對穩定、安全、單純的國家,雖然偶有突發的社會事件,但大多時候臺灣還是屬於法治國家,人民透過遵守法律的方式建立國家內部的穩定運作。這樣的文化以及生活型態,在來自不同國家的救援團體共事時,就很需要互相尊重也適時地了解彼此的價值觀、政治觀避免在團隊運作的過程中發生不必要的誤會,或甚至引發更危急的人身安全問題。這些也都是國際救援團體在行前很需要了解的功課之一,也引導所有隊員跨越文化與社會的隔閡。

▎記憶中難以抹滅的風景

    除了豐富的跨國救援經驗,在温宗豪成為消防員至今,臺灣也發生過幾件讓人感到徬徨無助的全國大型災難。他也從隊員,慢慢一路走到了分隊長的角色。回到花蓮後,他並沒有開始隱居的過起平凡的消防員人生,反而用不同的高度繼續引導隊員完成眼下的任務。

    「花蓮 0206 地震搶救的時候,傾斜的雲翠大樓樓梯出入口都已經震垮掩埋,只能用雲梯車送搜救人員上去每一層去搜救再以雲梯將受困者救至地面,搶救期間發生多次餘震。以前我們的教育是,餘震了安全官會會緊急鳴笛,我們就要迅速撤出,但是我們在雲翠大樓裡沒有撤退道路,只能躲在裏面等它停,也很怕傾斜大樓真的就倒 了,當時我只能禱告。身為幹部帶同仁進去,一定要全數帶出來,也是我最大的壓力。」雲翠大樓事件是他在自己的故鄉遇到的第一個大型災難,在他的團隊裡每一個人也都代表著一個家庭。身為分隊長除了全身而退更是要全隊而退,和年輕時的衝任務、小組搶救很不同。

    110 年 0402 的太魯閣號事件,當時在新秀分隊的他第一時間與隊員抵達現場雖已有著豐富救災經驗,看到現場慘況內心仍是戰戰兢兢、戒慎恐懼。「當時抵達現場時人很多也很多小朋友,雖然以前經歷過很多災害現場,深入隧道至第八節車廂看到20 幾具的大體疊在一起,內心還是相當震撼 !還有很多人被壓在變形車廂、椅子下面,我們要爬過大體才能過去接觸活著的人。現場一幕幕的血肉模糊讓人怵目驚心,耳邊更是不絕於耳的哀嚎聲與哭喊聲,雖然讓人揪心但當下不能停下救援的速度,分秒必爭的搶救片刻不容緩,温宗豪想著的是無論如何都要盡一絲棉薄之力去移除這些傷者或亡者身體和心裡那無法承受的重與痛。」面對生理極限的大規模災難,對於救難人員來說也是一種心理層面的考驗。在這些勤務過後,身體上的疲勞會消失,內在的印記多半需要花上不少時間才能慢慢淡去。消防人員在勤務之外,温宗豪認為同仁彼此之間日常生活的連結、互動有助於面對重大災難的心理衝擊,也可以增加火場搶救時的默契。

▎旅程中的牽絆

    這些隊員現在有如温宗豪的家人一般,成為他生活中的牽絆。

    「誰會想到,睡個覺起來,火車就翻了?」年輕時候的他在災難現場拼命衝刺,看盡無數生命的流逝;也曾為了這些生命感到不捨與惋惜。現在的他則是更能接受,生命都有自己的限度,盡自己所能之後剩下的就是接受命運自然的安排。作為護理師的妻子,最初也很擔心這份工作所帶來的風險,如今也能在颱風、地震、大型事故時堅強以對,因為老公在這些時後都不會在家。但温宗豪將這些對於家人安危的牽掛,化作平時的耳提面命,建立他們對於自我保護的安全意識,就是他留給家人、隊員最好的保護。

    「消防工作是一份危險又辛苦的職業,但在温宗豪眼中卻將其視為一份神聖有意義又能做善事積福報的使命。」看似危險又辛苦的一份職業,在温宗豪眼中卻仍是一份值得珍惜的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