雲海中的救護精靈阿里山分隊分隊長黃建哲
Guardian Angel Among the Clouds Huang Chien-Che, Station Chief, Chiayi County Fire Department (Alishan Branch)

    阿里山森林遊樂區位在臺灣中心位置,海拔 2000-2700 公尺。是聞名國際的雲海觀賞位置,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無不茂名前來,僅為了可以一覽有如仙境般的雲海風光。面積約有 41520 公頃的阿里山地區,生態環境十分豐富,有群山圍繞的視野、也有令人感到敬佩的神木林、還有帶點微微甜味的紅檜木香氣,少不了的當然還有山裡面活潑可愛的小生物們,如山椒魚、臺灣獼猴、帝雉等,都是十分珍貴的在地生態。搭上一趟森林小火車,品嚐奮起湖最道地的便當也是阿里山最有記憶的味道。

    阿里山,就像澳洲雪梨的藍山一樣,並非是一座山的名字,而是泛指整個阿里山地區。在阿里山山脈底下大大小小的山就有將近20餘座,並且涵蓋著難度不一的登山路線,是許多登山客爭先拜訪的兵家之地。眠月線、特富野古道、奮瑞古道 ... 數不勝數,都是該地區初、中階登山客喜歡造訪的路線。 

▎阿里山分隊

    嘉義縣阿里山分隊,就座落在這個美麗又神秘的區域裡,鄰近阿里山遊樂園區唯一的消防單位,三層樓高的建築,收納著分隊裡的兩台消防車以及一台的救護車。也是整個分隊成員日常起居,健身訓練的地方。在阿里山分隊裡共有 11 位消防人員,平時的業務除了與平地消防局一般的宣導、救災等業務。還有山域特有的救援任務,如登山客的救援、協尋以及每逢颱風豪大雨等季節來襲時,也需要協助山區危險地區的居民進行撤離或是協助取得所需的物資。是整個阿里山地區,民生與觀光安全維護的重要角色。

    阿里山山脈涵蓋範圍幅員廣大,同時橫跨著南投、雲林、嘉義、臺南、高雄等縣市,因此每當山區有業務上需求時,即便未必是發生在嘉義的行政區域內,有時候也是會需要提供相關的人物力支援。來自雲林的黃建哲是阿里山分隊的分隊長,來到分隊十五年的時間裡,期間也參與不少山區相關救援,如眠月線近年的多起救援事件。黃建哲表示,阿里山分隊除了一名具有原住民血統的隊員外,其他皆是來自平地的漢人隊員。對於過去沒有山區生活經驗的隊員來說,進入分隊除了考驗著本身對於山區的適應性,如耐寒、生活機能的不便利等;山區的業務需求也不比都市型態,救援環境也相對辛苦許多。

▎登山觀光化

    隨著台灣人生活型態轉型,以及網路社群的網紅風氣所致,登山變成是一種時下流行的生活風格。加上疫情限縮了不少休閒娛樂上的選擇,過去許多不曾喜歡戶外活動,或是不識登山運動的人,逐漸轉移自己的休閒娛樂的模式,開始出現所謂「高級登山團」亦或者準備不夠充足的百岳團體,也在近年快速的增加。黃建哲表示對於這樣登山觀光化的現象,也是山區救援隊的任務增加的原因之一。

    眠月線是一個滿是夢幻的名字,「眠月」一詞是 1960 年代在阿里山修築鐵路的日人,河合博士一天在工作後躺在寧靜山林中的大石上,欣賞著明月星宿,對於週遭的一切美好,留下難以忘懷的深刻印記。然而,十三年後再次舊地重遊卻已人事已非,過去的美景不再讓他感到十分感歎因此將該地命名為「眠月」,以示對於過往的美景的思念。現在的眠月線則是從 1915 年所通車的塔山線(現名眠月線),全長約有 9.26 公里,涵蓋 24 座橋樑、14 座隧道,終點站石猴位在 2318 公尺海拔高度。

    全程因著蜿蜒崎嶇的鐵道,搭配著原始的周邊山林而聞名。自 921 地震後至今不曾再通車,卻是鐵道迷登山客難以抗拒的必訪路線。11 月 28 日一名女性登山客,與友人自行組隊預計以單攻的形式,完成眠月線溪阿縱走的路線。然而就在一行人行進的過程中,女子與友人走散了,在迷失方向的情況下走錯路線從原路返回的路線下山。途中藉由其他登山客的支援之下,順利的下山並與隊友取得聯繫,讓協尋失蹤隊友的任務順利的落幕。

    山林的美景與片刻寧靜的心境總是讓人嚮往,登山所帶來的體能滿足感或是人與人之間無干擾的高品質互動時間,往往也是登山者在一座座百岳挑戰後,無限大的收穫之一。這樣的美好畫面讓長期習慣都市便利性,以及隨時隨地都能被滿足的生活型態,容易忽略了登山原有的風險。其實美麗的山巒無時無刻也都潛藏著我們所不知的風險,如 11月 28 日的單攻事件,眠月線的海拔高度約在2300 公尺上下,冬季白天無陽光日照的情況下,溫度約在 20 度以下(每上升 100 公尺,氣溫下降 1 度);夜晚更有可能來到 0 度以下。若沒有做好完善的保暖規劃或著足夠的禦寒衣物,很容易就會發生體溫過低或是失溫的情況。

    黃建哲表示,山區的觀光旅遊不如一般平地旅遊行程,需要具備足夠的山區應變能力以及登山準備的足夠知識。對於走失或受困山中的登山客來說,最大的風險是人體在不進食的情況下仍可維持三天以上的時間,但身體上的失溫,卻只要三個小時以上就足以讓人喪命。因此,在沒有做好夜間滯留於山區的準備情況下,卻又因為一些非自願的因素不得不停留過夜,就很有可能在準備不足的情況下發生失溫的危險。

    2021 年 10 月 28 日一名男子前往眠月線登山,經過 17 號吊橋時不慎失足醉落 6 公尺高的山谷裡,阿里山分隊的救難人員抵達現場時,該名男子已經失去生命跡象。經事發經過釐清,該名男子應該是在行進的過程中為了閃避對向來者,不慎失足所致。2021 年 11月 30 日亦有 6 名登山客,前往眠月線登山露營,在晚餐時間不慎因為熱水打翻倒入右腳雨鞋內,導致右腳掌 2-3 度嚴重燙傷。莫約晚間九點半的時間阿里山分隊救難人員抵達現場,沿路以托抬以及半協助傷者行走的方式,協助該名登山客下山進行治療。

    這類的救援形式,多半需要仰賴人力救援的形式,救難人員將傷者或是遺體以徒手的方式背負或是放到移動的擔架上,行走幾個小時的道路或是需要攀爬的區域後,才能抵達車子可以到達的位置,再由車輛進行運送。部分人力實在困難的地區,在天候及地理位置可行的情況下可以有直升機協助空中吊掛運送。但諸如颱風天等氣候不佳的情況,通常也是容易誘發山難事故的期間,卻也是直升機較無法飛行吊掛的情境。

    阿里山地區雖不如玉山或是合歡的海拔高度,但在高度負重以及長途跋涉的情況下,高山壓力的影響亦會反應在救災人員的身上。對於阿里山分隊的消防員來說,不論本身是否有登山的習慣或是體能狀態。平時仍是需要透過不斷的訓練的方式來維持自己的體態與心肺功能,在出勤時才能有足夠的能力提供民眾所需的救援。

    目前是三個孩子的爸的黃建哲很感謝背後默默地支持著自己的老婆。阿里山分隊位於平地市中心最近的距離是 2 個小時左右的交通時間,因此每當有後送需求的救護任務需要下山時,往往都會耗去隊員半天的時間才能完成一件任務。方圓百里內主要是國家公園以及原住民保留地,一般派駐至此的隊員家屬,通常因為生活需求、子女就學的因素只能成為假日夫妻抑或著假日父母,是黃建哲感到些許遺憾之所在。黃建哲:「老大出生的時候,剛好遇上八八水災的救援;老二出生時,我也正在山域救援的工作。」對於獨立、堅強的老婆,黃建哲很是心疼卻也是滿滿的感謝,因為有她才能讓黃建哲在每一次危及任務中,毫無後顧之憂的專注在救援的任務上幫助到更多的人。對於其他同樣在阿里山分隊服務的隊員來說,也是如此。

    每一個職業都有可能因為長時間的投入相同的事物,而對身體或是心靈留下印記。在山區救援所留下的印記則是一次次重量背負所帶來的關節耗損,如前所述山區救援除了能有外務支援的情況下外,其他都是需要仰賴人力與腦力徒手完成的救援任務。平時在工作之餘,需要定期的修護保養,執行勤務時適當的身體防護也能有效的減輕退役後遺留在身上的負擔。

▎山域活動小 Tips

    然而,黃建哲表示更有效的降低山區救護、消防人員的負擔,也能從一般山域活動的事前,規劃與準備做起。在規劃一趟山域活動前,有哪些注意事項的事情呢?

體能評估:登山是一個十分仰賴雙腳完成的運動,時而長時而短的路線,所需的體力以及所見的風景有所不同。適當的了解自己與同行隊友的體能狀態,也是行前重要的資訊之一。

路線規劃:錯綜復雜的山林小徑,有的時候同樣一座山換了一個方向,難度卻會翻倍的提升,事前的了解路線的全貌也是必須的。此外,路線中的水源、登山補給位置、整修與否的相關公告等,都是事前規劃更完善的細節。

裝備檢查:單攻與露營所需的裝備有所不同,但足夠的糧食、路線中所需的照明設備(如:眠月線即使白天行經隧道仍須有頭燈照明)、雨具登山杖等,除了事前的天氣預報確認外,多變的山區常常有臨時變動的氣象,多有準備才不至於無法應變。部分山屋也有完善的設備租借,事前的了解可以讓行進的裝備得以減輕,也是登山安全的影響關鍵。

結伴同行:山區狀況多變,不論是跟隨團體或是自組規劃的登山隊伍,都不宜獨自前往具有一定深度與高度的山域。尤其是在臨時意外發生時,無法及時的向外求援都是影響黃金救援時間的關鍵。

善用工具引導方向:基礎的地理資訊使用認識,沿途的標示紀錄等,都是前往深度山區必備的知識之一。若是需要求援時,也能即時的告知搜救人員所在位置更快的得到幫助。

求救資源:萬一真的在山裡迷失方向、遇上危及事件或情況,臺灣撥打 119、112專線,冷靜的將現場情況告訴專線人員,並提供所需要的位置資訊,讓救護人員可以提供相關救援。若遇到溫度較低的高山,手機以飛航模式或暫時的關機可以維持更長的電力等候救援。

    小巧的臺灣有著許多西方國家所沒有的山林環境等待著我們去探索,大自然浩瀚的力量之下人類也依舊渺小。黃建哲鼓勵民眾登山前適時的評估自身狀態,也做好充足的準備,就是對救難人員最大的支持。山林永遠都在,你準備好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