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升山域搜救能力 美籍教練來臺教授 山區搜索課程訓練
Improving mountain rescue capability A trainer comes from the US to teach a mountain search course
一、前言

  近年來,隨著民眾生活品質的提升,民眾對大自然的嚮往日以遽增。從事山野活動登山健行、溯溪攀岩、古道勘查等各種多元化的戶外探險活動,然而並不是所有民眾對於登山活動皆有基本的概念。在隊員的組合,經驗上的懸殊,體能的差異不足,進入高山後的症狀病變,常常導致山域意外事故的發生:迷途、失蹤、墜崖、失溫等事件,讓相關單位不可不重視相關議題。
  內政部消防署特種搜救隊為提升所屬同仁山域搜救能力,特辦理參加由民間單位:米亞桑戶外中心聘請美籍教練Hugh Dougher(擁有30多年山區搜索及救援經驗,同時也是FEMA認證的Type I All-risk incident commander and FEMA ICS訓練教練,並著有搜索管理系統著作)來臺教授山區搜索訓練,筆者有幸參與其中。出發前便針對已知的課程綱要提出討論,一方面會擔心課程內容的主題太偏向以理論部份為訓練主軸,另一方面也對於每個國家的搜救環境不同,課程內容可能與臺灣搜救現況有差距,抱持疑慮。但在透過本次的訓練課程,以上疑慮便有了解決答案。

▓本次上課採互動式教學。

二、訓練過程

  本次山區搜索課程訓練,訓練學員主要以消防人員居多,但也有單純的登山愛好者與民間搜救組織;課程開始前,教練Hugh要求每位學員提一個希望在這個課程中學習到的東西。事實上來自各個不同領域的人,針對這個山區搜索課程會希望有什麼樣不同的獲得,大家發表的想法各有不同,然而都是對似懂非懂的山區搜索這個區塊,希望能在課程結束後能夠有系統性概念的整合。教練Hugh 並沒有現場馬上回答每個人的問題,而是統合大家的意見與想法,在4天的課程
中一一的來為大家解答。課程開始時教練Hugh便先說明一個概念,使我們更能了解整個課程的走向。教練Hugh 指出在每個不同的搜索事件下,不同的指揮官會有整個不同的搜救模式與戰術,並沒有絕對的對與錯,而他要教授的是搜索系統的觀念及思考的要點,並不是教你如何做。打個比方,當我們要去釘釘子時,他要給我們的這些課程內容就像是1 把槌子,是一種可以利用的工具,但他不是要規定你要如何去釘,你可以用左手釘,也可以用右手釘,每個人有不同使用工具的方法,無關對錯,也不是一種限制,目的是要讓我們能靈活的運用這些工具,而不是單純的照本宣科的使用;再來他提出搜救人員在搜索任務執行中,最大的目標是為了能夠將人平安救出,但是並非每個搜索事件都可以得到這樣的結果,在執行搜索事件時,各系統層級所該做的是在任務執行前適當的去設定各個目標,在執行過程中盡力去達成目標,在搜索事件結束後再來審視目標的達成率,有時在一個沒有效率的搜救行動中有可能剛好找到迷途者,也常常在一個有效率的搜救行動中最終是無法找到迷途者的。所以在這樣的狀態下,我們不該以有沒有成功找到迷途者為搜救任務的成功與否來做為衡量標準,而是該以各個目標達成率來砥礪自己下次可以有更好的目標達成率。
  在現實狀況中,我們搜救人員往往被「完美的結局」給制約住。在這個課程裡我們消防人員提出的問題,很多時候都可以發現我們被這個條件給影響了。所以我們考量都是如何快速有效的把人找到救出來,若你只專注在這個點上的時候,一旦你發現現況是無法有一個完美的結局時,就會整個思緒或是心態停滯不前,從而影響後面的搜索工作。
  舉例來說,就是你在接獲到一個支援山區搜索任務時,以你的資歷與能力來判斷:你是否會覺得被分配的任務是在做白工?但當指揮層級審視你的意見後仍下達執行命令時,是否就會開始消極的執行該項任務?我們誠實的審視自己,是否曾經有在實際的搜救過程中出現這種想法?在這樣的前提底下,就也不用期望最後的目標達成率會是讓人滿意的了!

▓以實際救援案例討論並經驗分享。

三、受訓心得

  (一)事件應變的思考邏輯工具SCORPA所謂SCORPA是6個英文字字頭的縮寫,分別是Size-up 評估、Contingencies 可能的意外事件、Objectives 目標、Resources 資源、Plan 計畫、Action 行動;這6個思考流程主要是歸類了普遍指揮官在規劃搜救計畫時普遍共通的模式,從一開始的評估已掌握的資訊(Size-up)、是什麼因素導致現在的狀況或什麼會讓狀況更糟(Contingencies)、適當而明確的設定目標(Objectives)、目前擁有的資源或可協調運用的搜救資源(Resources)、根據前面的設定來擬定搜救計畫(Plan)、執行搜救計畫(Action),這6 個指標屬於思考邏輯工具,在接收到每個不同任務經由評估後每個單項都會有許多不同的細項,可能是搜救任務中擔任總指揮官的安全官幕僚或只是擔任駐守分叉點執行範圍限縮的工作,任何一種事件應變都可以盡可能在6 個單項指標列出更細項的指標,再依據各個指標來擬定搜救計畫。可能一般具有豐富搜救經驗的指揮官,信手拈來就可以規劃一套完整的搜救計畫,同時可以完成SCORPA流程的所有細節,並不需要也不用遵守這個流程,但教官提到這個SCORPA流程主要是可以使指揮官可以跟隨此6個步驟有系統的去規劃搜索計畫而盡量減少遺漏導致搜救效率降低的狀況,另一方面以此方式亦可比較有系統的跟組員說明搜救計畫,跟以往傳統的方式並沒有互相衝突。

▓ SCORPA 流程圖。

  (二)風險管理的運用工具
  執行搜救任務時,任何人都不希望冒任何的風險,但教練Hugh提到如果要達到完全零風險的話,那倒不如就留在家裡好了。簡單來說執行搜救任務通常都是在承擔某種風險的情況下進行,在這樣的情形下如何適當的管理風險就非常重要,課程中有提到風險管理的4個要點分別為風險評估、安全官、簡報、結報;風險評估是在執行勤務前各個組員利用填寫風險評估表單的方式,來評估紅黃綠燈(GAR)即是判斷危險程度,而風險評估有6 要點(SAFETI):管理(Supervision)、任務複雜程度(Assigment complexity)、團隊體能及心理狀況(Fitness)、環境與風險因子(Environment)、團隊能力及裝備(Team)、是否為完整計畫或是即興計畫(Improvisation),以此6 項要點來做紅黃綠燈風險評估後,再進一步解決黃燈及紅燈之狀況,無法解決時請與所屬上級單位反應協商;若紅燈達4個或4 個以上請直接拒絕非以搶救生命為主的搜索任務。而在每一次的搜救任務都要指派一位安全官,從任務開始執行到結束前負責所有與安全相關之事宜。簡報(Briefing)為勤前的任務提示,安全官在簡報時需提醒所有該注意的危害因子,在簡報過程中所有組員都有權因安全的考量而不接受任務。結報(Debriefing)時,於結報中應當要求列出執行搜救計畫時所遭遇的危害因子,並鼓勵安全官日後可加以提醒。此4類管理風險方式都是由所有組員參與其中或參與決定的,在預判有風險問題存在的情形之下,適當的去管理風險。
  (三)P.O.D(Probability of Dection)偵測機率
  這是一個建立在主觀意志下的感受,以精簡的數字量化的表達方法,來顯示出搜索的效能。我們常常在搜索中被詢問到,你搜索的區域有找的澈底嗎? 確定沒有遺漏了嗎? 其實我們會花很多時間去溝通這個結果。但其實只是為了傳達一個搜索的精細程度。因此在課程中教練Hugh特別把這個新的觀念帶給我們。P.O.D 是一個被量化的參考數值,是方便我們在搜索任務中能有一個簡單的表達方法,並非是要鑽牛角尖的去精求這個數值,或是以這個數值來判定一個搜救小組的能力高低。舉例以一個搜索任務中的一個搜索區域來看,假設在這個區域尚未進行搜索,派出一組搜索小組進入搜索,這個搜索小組以他們的搜索技術去進行搜索後,指揮官在他們結束搜索任務詢問他們對於這個區域的搜索P.O.D 大約是多少?小組帶隊官回答40%,之後,指揮官再派遣另一支搜救隊對相同區域進行搜索,得到的P.O.D是60%,最簡易的計算便是40% +(60% *60%)= 76,對指揮官而言,心中可以快速的計算出這個區域目前大約的搜索P.O.D是76%,可以方便指揮人員評估是否有需要在這個區域要再投入更多或是較少的搜救資源。但先前提到這個數值是一個主觀的感受,所以指揮人員在得到回報的P.O.D時,其實並不是單純的把P.O.D以這種公式去計算出結果,而是需要聽取搜索小組針對這個區域中的搜索結報後,根據自身對這些結報的內容來決定指揮官心中對這個小組P.O.D數值的增或是減,所以上例中在聽完二支搜索小組的結報後,也許第一支隊伍的P.O.D 變成30,第二支隊伍變成40,所以指揮官對這塊區域的P.O.D下的判斷是30% +(70% *40%)= 58%,由於這個數值是一個類似期望值的功能,所以我們為了好記,58% =< 60%成為整數方便統計也是可以的。
  P.O.D聽起來簡單但其實裡面在應用層面上是有著許多值得思考之處,因為要看建立的基礎層面有何者相同,何者不同?以上例來看假設二支隊伍的人力與搜索能力一模一樣,搜索區域也一樣,後者通常會較高是因為第一組回報的內容會變成第二組人員進入前的線索資訊,在相同的時間內,對於第二組人員來說,他們會對這個區域有著較高的P.O.D 信心。另一種應用方式來看,搜索區域的時間越長,也會得到較高的P.O.D,而以這個再往下推論,P.O.D 越低的搜索小組,某方面也顯示出這個小組在搜索區域內移動的速動越快,例如發生山域搜救時第一支快速搜索部隊(Hasty Team) 要搜索完原受困者的計畫路線,當Hasty Team移動越快,路線上的蛛絲馬跡越容易被忽略,對這支Hasty Team而言,路線上的P.O.D當然也就較低了,但是Hasty Team的用意便是要快速的走完計畫路線,因此有著較低的P.O.D也是很合理的。而不同搜索模式的P.O.D則不可以彼此加成,例如人力搜索的P.O.D不可與直升機搜索或搜救犬搜索的P.O.D 相加,因為不同的搜索模式有不同的基準點,不可概括而論。由於其應用層面上的方式很多,僅以簡單的以上幾個例子來為大家做介紹。
▓ P.O.D 演練前的任務分配說明。

  (四)地毯式搜索工具戰術間距
  我們常聽到某搜索任務,現在在投入大量的搜救資源之後,針對搜索區域進行地毯式的搜索。基本上地毯式搜索就是一個需要大量的人力及時間才有辦法執行的搜索方式,但是我們往往在執行地毯式搜索時投入了太多不必要的人力物力,其中最關鍵的便是整個地毯式搜索的戰術間距。當我們一字排開往一個方向前進搜索的時候,當彼此之間的間距很小時,地面上一丁點大的線索都很有可能會被發現出來,但是這樣真的是一個有效率的做法嗎?任務中我們沒有無限的搜救資源,妥善的利用有限的搜救資源去執行搜救任務,才是符合現實的做法。筆者相信還有很多衍生出來的問題,如果在執行地毯式搜索時,不考慮搜救資源的問題就去執行,那便是流於表面的一場秀,或是浪費不必要的人力、資源。最大的主因是沒有考量好地毯式搜索的戰術間距,我們也可以稱之為個人的有效搜索範圍。當一個人的有效搜索範圍越大時,則地毯式搜索的過程中便可以使用較少的人力,而在一個有許多障礙物的區域搜索時,可能會出現繞開障礙物而導致個人搜索區域重疊及遺漏之處。
  介紹一下可以利用在地毯式搜索上的技巧。我們可以先考量第一點是我們要找的東西為何?在這個區域內要找的是人、還是背包、或是找的是行走過的痕跡?這些我把他稱為是這個地毯式搜索任務的「線索」,線索有大有小,有可能在地上也有可能在樹枝上,我們要先明定一個線索的提示,才能讓搜索人員能有個概念了解我要針對的東西是什麼,而不是就只是下達一個命令「不要放過任何蛛絲馬跡,仔細的地毯式搜索就對了」,看似很有目的性,但是卻是沒辦法落實執行的命令,如果今天這個搜索區域小,人力多,那麼這就比較有可能落實執行,但在有條件的搜救資源之下,不可能次次都能以這種方式處理,再者搜索人員也不是機器,當搜索時間一長,專注力是無法一直保持在這種高張力的搜索活動上。因此為了提升搜索的效能,指揮者應了解當使用這種方式搜索一個區塊,必定是這個區域你覺得有可能會出現與任務有直接相關的線索,你可以研判是迷途者可能在這留下足跡、可能目標人物在此地避難躲藏而失去行為能力,無法對搜救人員進行反應、或是可能被此處的樹枝勾落身上的物品。假如你的目標是足跡,那麼搜索人員心中馬上就會知道該注意地面鬆軟的泥土處,如果是人員可能避難躲藏的位置,搜索人員也會知道1 個人再怎麼蜷縮也會有一定的大小,如果能再拿出搜索目標一模一樣的衣物或是裝備,以實物及其上面的顏色加深搜索人員的現場印象,相信搜索人員便可針對目標有更高的專注力。而在這之後便可來決定到底搜索者之間,其間距要有多寬?其實也很簡單,以找足跡為例,以小組中派二員出來測試,當他們二者往前行走一定距離後回頭看,能馬上注意地上類似目標足跡大小的距離,假如是2 公尺,那麼需整個小組的人員都認同這個距離,如同有人覺得這個距離他發現不了,那應重新以最小距離者為主再行測
試一次,最後的結果便是最合適這個小組的搜索間距,因此不同小組會有不同的間距,不同搜索目標(足跡、人)會有不同的搜索間距,因此即使是地毯式搜索,在規模較大的情形之下,應是分成幾個小組,由小組長來指揮小組人員執行前進搜索,才能有更好的搜索效果。

▓ 2 人之間最大間距為2x。
▓搜索目標物改變需重新制定搜索間距。

四、演練後感想

  教練Hugh 在課程中提到搜救人員,不論你在任何一個位置都必須保持的一種救災的積極心態,當你的心態是穩定的,你的能力才能有所發揮。所以教練Hugh特別指出我們要了解的是現在被分配任務目標是什麼?你的任務目標也許是快速走過受困者原先計劃的路線,也許是在分叉點駐守攔截,也許只是在集結點單純的待命。當你學得越多經歷的越多,難免會對任務有自己的看法,提出受困者可能受困的地點、現在的救災資源如何有效的利用、是不是還需要什麼額外的支援來協助救災等等,這些是我們應該適時的提出給指揮官或是指揮中心的人員參考,但是也許你被分配到的任務是與你提出的建議無關,也許在你提出建議後指揮人員並沒有採納或是以你的建議做出相對應的措施,但不應該把思緒放在這上面而忘了現在被分派的任務。任務不以成敗論英雄,而是需要每一個環節的人都做好自己的本分,很多時候我們最容易忽略的就是任務之後的檢討簡報,這個檢討結果應是會對下一次的相關任務有正向的影響,所以不管任務完成的有多成功,一定會有做不好的地方,反之,即便未達成預期目標,也一定會有值得借鏡之處可以提供日後做為參考。
  在課程訓練過程中設計了很多的搜索事件演練,很多演練是以教練Hugh實際參與過的任務為主,期望以一步步的導入有系統的思考模式,進而帶入實際的搜索情境。他所教導的工具便是要有效的減少這些盲點,而不是去追求百分百的零失誤。在某些演練的實際案例中,也是有到目前為止還是尚未尋獲的,但對於教練Hugh而言,他所需要的是在當時任務的當下盡力的完成任務目標,這些教給我們的搜索技能與觀念並不是學了就一定能把人找出來,而是讓你在搜索任務中能夠有條理的思考整個任務的走向,以傳統的指揮模式中,大都是依賴著過往的搜救經驗來規劃整個搜索行動準則,這並沒有不好,也跟課程的沒有互相衝突,課程最主要是將大家慣有擬定行動準則的方式分類,使得在自身被賦予的任務中,不論你的位置是指揮官、幕僚人員、小組幹部、第一線人員或是其他協助單位,都能夠完善的考量各個步驟應有的作為而不遺漏,進而提升搜救的效能。
  其實消防單位在很多訓練中大家都有機會可以嘗試不同的任務位置,但是不管是在任何任務位置,都應該要有相同的救災思維,這也可以說是一種默契。當團隊的思考模式相近時,很多時候一個指令便不需要太多時間去說明,因為執行人員了解指揮者下達這個指令的用意,而指揮者了解執行人員的能力可以執行這個命令,這樣不同位置的戰力才能如齒輪般相契合,發揮出團隊的戰力而非是個人的單打獨鬥或是各自為政,如此才是我們可以在所有任務執行中不斷進步的不二法門。
▓消防署特種搜救隊參訓人員與授課教官合照,左起吳士平、
Hugh Dougher 教官、董育義、丁一峰。


參考書目
搜救管理系統,2013 二月版,作者Hugh Dougher,譯者 林政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