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懸一線 搶救自殺女性外勞
Critical situation —Rescue of a Suicidal Foreign Female Worker
█當時出勤情況。

106年5 月某日晚間10 時,筆者正值 救護班在樓下待命,派遣臺電腦 傳來「救護、救護、趕快出動」的聲音,眼尖的 值班同仁發現派遣案件後面多1 個括弧,備註著 「OHCA」,大家無不繃緊神經,並再請1 位役 男下來幫忙,以3 人出勤的模式執行此次救護勤 務。

前往現場的途中,由同仁與役男準備應勤 的器材,筆者同時與同仁討論任務分配。到現場 後發現是1 棟外勞宿舍,一群人在大廳內圍觀著 患者,還有1 名男性外勞正幫1 名女性患者實施 CPR 跟吹氣,筆者連忙跟他示意說:「做得好! 接下來交給我們處理。」

患者臉色發紺,猜測她是因窒息的關係導致 OHCA,但為什麼窒息?現場沒有人可以清楚解 答。後來外勞仲介抵達,透過他翻譯才知道患者 是因為感情糾紛而自縊,幫她急救的那1 名男性 外勞,正是她的男朋友。

急救過程中,除了要求役男執行高品質CPR 外,並由筆者置入I-gel 建立確切呼吸道,同時 請另1 位同仁備好IV 以便建立給藥途徑。由於 AED 分析為PEA(Pulseless Electrical Activity 無脈性 電氣活動),我們便準備上頸圈及長背板後送患 者,上車後除了請役男持續實施高品質CPR,筆 者也順利推注第1 支Bosmin。送醫途中,筆者 與役男留在後車廂專心急救,並提醒駕駛同仁務 必注意行車安全,以免影響急救品質。

就在打完第3 支Bosmin 時,救護車抵達了 竹北東元醫院ER 門口,我們3 人迅速將患者移 至急救室,在醫護人員再次確認脈搏和接上監測 儀器時,我們聽到儀器發出那「嗶嗶聲」,代表 患者恢復了心跳。沒錯!摸得到她的脈搏了!我 們3 個人雖然折騰到凌晨1 點多,心中卻浮現一種無法形容的喜悅!

█抵達責任醫院時,與護理人員交接病情。

案件結束之後會做事後檢討,如果涉及刑事案件,除非現場是「明顯死亡」,必須盡可能保持現場完整性,否則應立即剪斷繩子,並立即將患者移至安全平地急救,同時請指揮中心通報勤區員警到場處理。

關於自縊患者致命原因,不外乎為呼吸道阻 塞、頸動脈抑制、頸椎嚴重損傷等3 種可能,其 中上吊導致頸椎嚴重損傷致死,除非是像絞刑重 力瞬間拉扯才有可能,雖然此案件並沒有像絞刑 那樣的力道造成,但為了保護高位頸椎受傷的可 能性,仍必須幫患者戴上頸圈。頸動脈抑制是由 於通往大腦的動脈血管灌流受到阻礙,當腦部的 氧氣血液不足,就會造成患者失去意識昏迷;至 於呼吸道阻塞,簡單來講就是被繩子勒到窒息, 身體得不到氧氣自然開始發紺。

進一步了解原因是為了類似案件萬一再次發生時,能盡量做到最好的急救品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