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MT 訓練的未來展望
Future expectation of EMT Training
█ EMTP 為低血糖患者靜脈注射50_ 葡萄糖。

前言
擔任臺北市政府消防局醫療指導醫師6 年 多,每當在分隊回顧救護紀錄表時,總會遇到分 隊同仁問道:「醫院明明就在救護現場5 分鐘 車程內,真的有需要在現場『浪費時間』打點滴 嗎?」

我則回答道:「也是啦!但萬一車程是20分鐘,你有把握打得上嗎?」那位同仁猶豫了一下,不過大抵也猜得到答案是什麼了。

技能為用
首先,得幫同仁說句公道話,EMT 的現場決策,距離醫院路程絕對是其中1 個考量,否則 各種EMT 口試也不會例行提供醫院距離的資訊。 當救護案件的救護地點離醫院越近時,在院外做 一堆治療處置的合理性就越低。但是到底「很 近」是多近呢?這時候又要考慮病人疾病的嚴重 性與EMT 能夠提供治療的效果來決定。

例如,可電擊心律如無脈性VT 或VF,即使 是在醫院急診室門口倒下,EMT 也應該立即給予 CPR,甚至拿出AED 電擊,因為這可能是當下能 夠最快救病人一命的方法。

除了「距離醫院遠近」、「疾病嚴重度」及 「治療效果」會影響到現場決策,筆者認為「技 能熟練度」也是另1 個重要因素。即使是1 位很會打IV(靜脈路徑)的高手,若太久沒有實際操 作,技能還是會生疏,他日遇到需要施打IV 的 危急個案時,發現自己打不太上的負面回饋,無 形中加重下次施打的壓力,在心理動力上,會因 此更不願意出手嘗試,就此進入惡性循環。

從撰寫EMT 的Protocol 立場來說,基本教義 是「到院前的時間很有限,不要進行對病患沒有 實際助益的檢查與治療。」但是近年密集辦理大 量傷病患(以下簡稱大傷)的訓練後,筆者漸漸 察覺,有些救護技術若平常疏於練習,遇到低頻 次的大傷環境,就更不可能運用自如。

以大傷中常見的燒燙傷、外出血與內出血等場景為例,傷患幾乎都需要靜脈注射給予大量輸液,而大傷事故發生時,若每個病患都要送醫後才由醫護人員建立靜脈路徑,可以想見,病患得到輸液的速度遠不如在現場或是救護車上來得及時。

走筆至此,各位腦海中可能立刻浮現1 個疑 問:「侯醫師,你該不會是建議我們平常要拿病 患練習吧?」對於1 個合格且訓練有術的EMT, 筆者不認為在救護現場給予病人合適的治療會被 誤認為是在「練習」,且在EMT 的養成訓練中, 本來就有建立靜脈路徑的相關教育,其中也包括 在醫院醫師及護理師的監督下實習,當合格受證 後,到院前環境就是EMT 的戰場,士兵會在戰 場中成長,但我們不會說真正上場作戰的士兵是 在「練習」。同理,即使某些處置可能不會對該 病患帶來立竿見影的臨床效果,但從公共衛生與 災難準備的角度看來,對於「未來的病患」卻具 有莫大的潛在效益。

因此,當我們審視一張救護紀錄表,若只看 到「沒做到某項protocol 要求」而列缺失,就彷 彿僅把救護流程視為單項技術的堆積與執行。反 之,從這個「未執行」做為起點,我們期待看到 救護人員與醫療指導醫師更進一步的對話與討論 是:「沒有執行是覺得沒有意義?不敢做?還是 不會做?」醫療指導醫師必須與第1 線同仁共同 找到答案,整個EMS 運作才有進步的希望。

至於其他頻次稀少的單項技術,如止血帶的 使用等,則可能需要例行的複習與考核,而大傷 環境下的通訊與決策,則需要模擬科技的輔助。 總之,EMT 的技能需要透過緊急救護或教育考核 來實作維持,「技能熟練度」不該是影響EMT 急救處置決策的限制因素。

專業素養為體
比起「技能熟練度」,現行EMT 教育相對 缺乏的是「專業素養」(Professionalism)的養成 與傳承。

「專業素養」在醫師養成中常被熱烈地討 論,但同樣是第1 線照顧患者的EMT 同仁,對 於專業素養的養成往往只是被動地擁有某些可以 模仿的「偶像」。所謂專業素養,除了基礎專業 技術,還包含對病患安全至上的認同,秉持公平 正義地分配資源,對病患不同文化、年齡、性別 及殘障的敏感與提供協助,利他與尊重病患的思 想與行為,以及遵守基本的醫學倫理等。這些能 力的養成亟需要挹注時間與心力,且需要一群人 有共識地推動。

當EMT 擁有足夠的專業素養,上面所有的 問題都將不再困擾。很多時候同仁會擔心無法處 理病患或家屬對於現場處置的歧見,但具有足夠 專業能力與素養的EMT,必須可以清楚地、不帶 歧視眼光地用堅定而尊重的態度,告訴病患或家 屬為何當下需要建立靜脈路徑。相較於鄉愿地認 為每個病患都不做治療直接送醫,或是蠻橫地對 每個病患都打上18 號大針。

我們心目中理想的EMT,應該帶來的是人性的關懷,給予焦急苦難的傷病患適當的照護與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