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灣醫療照護環境 防火安全未來的挑戰
The future challenge of healthcare fire safety in Taiwan
摘要
醫療政策不但事涉公共衛生,也影響醫療照護環境消防安全,甚而影響病人安全,以健保給付為例,小型醫院因健保支付較低,多數選擇轉型做慢性病照護等醫療低風險的服務,但以防火安全條件較差的既有空間,收容長期臥床且毫無行動能力的病患,讓醫院火災人命風險提高;另一方面,大型醫院不斷擴建、醫材競賽、挾規模經濟愈變愈大,添購高用電醫療設施與設備也愈來愈多;另為配合感染控制要求,存放及使用大量可燃乾洗手液,這些年醫療照護環境為因應政策的轉變,對火災發生、燃燒強度、第一線臨床的應變與病患避難等,皆有一定程度的影響。

本文針對近年臺灣醫療照護環境的轉換,以防火安全的視角,由醫療照護環境火災潛在風險,檢視該場域面臨消防安全新議題,剖析我國醫療照護環境轉換所需面臨的挑戰,再針對病人安全提出火災預防與緊急應變的策略。

一、醫院火災潛在風險
依衛生福利部委託財團法人醫院評鑑暨 醫療品質策進會所建置的病人安全通報系統 (Taiwan Patient Safety Reporting System, 簡稱 TPR),統計98 至102 年間,各級醫院發生公 安事故火災部分計482 件,平均每年約96 件左 右[ 註1],其中還不包括未通報案件,以全國 500 餘家各級醫院來做計算,臺灣每家醫院約每 5 年就可能受到一次火害威脅,也就是每年每家 醫院平均發生火災機率為1/5 左右,此火災發生 機率的統計資料,已逼近10 年前先進國家估算 的1/3 [ 註2],而以美國2010 年發生5,686 醫院 有1,200 件火災的發生機率來看[ 註3] [ 註4], 我國自願性通報公共安全火災部分統計,與歐美 極為接近,可信度非常高。

從事病人安全工作相關人員一定非常疑惑, 近年衛生主管機關把「加強醫院火災預防與緊急 應變」列為醫療品質及病人安全年度工作目標 (104 年度已刪除),許多火災預防措施也積極 落實推動,例如菸害防制法,規定醫療機構場所 應全面禁菸等,但統計數據上似乎仍無法在短期 內看到立竿見影的成效。事實上,在整體社會與 醫療照護大環境的改變下,火災發生率能夠持平 沒有惡化,應是這幾年病人安全納入防火安全目 標的具體成果,而在整體醫療大環境的負擔加重 下,仍有以下許多火災風險潛在因素是臺灣醫療照護環境必須面對。

(一)人口老化讓醫療需求提高
依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所做的人口推估, 臺灣地區老年人口在105 年 增為13%, 與15 歲以下人口比率相當,屬於國際慣稱的高齡化 社會(aging society),106 年 我國老年 人口占 總人口比率將超過14%,成為高齡社會(aged society),而114 年此比率將超過20%,成為超 高齡社會,之後更將快速上升,至140 年將達 37%。值得注意的是,老人結構也會產生變化, 65 歲以上人口比例由95 年的42% 增至140 年的 54%,亦即65 歲以上老年人口將由95 年的226 萬人升至140 年的686 萬人,而75 歲以上之老 年人口將由95 年的95 萬人升至140 年的369 萬 人[ 註5]。
由104 年全國失能失智人口逐年攀升至超 過76 萬人的趨勢來看,老年因人口總數負成長 條件下,在相對與絕對數量快速增加情形下,對 醫療照護的需求將大幅提高,未來醫療技術創新 如無法帶來健康的生活,只是延緩死亡發生的 時間,醫療照護空間與服務軟硬體之需求勢必激 增,該場域火災風險亦會相對提高。

(二)高用電醫材引進大型醫療照護場域
近年臺灣醫療產業快速成長,醫學中心與區域醫院亦朝大型化與專科化的趨勢發展,對於防火避難設施與消防安全設備的改善,也因經濟規模大,在不影響營運下,都願意投資來提高病人安全,但不論是院區建築新建、增建、擴建或改建,或場域內供電、給水、空調、運輸及消防等機電設備的汰舊換新,因施工所引發的火災卻也時有所聞。
另外,在醫院朝大型化發展下,使得電源耗 用直線上升。依經濟部能源局93 至98 年統計, 全臺醫院能源使用量耗能設備密度非常高[ 註 6],醫學中心及區域醫院分別平均單位面積耗能 高達249.1kwh/ ㎡ .y 及241.8kwh/ ㎡ .y,相當於 一般辦公大樓單位面積耗電的1.47 至1.51 倍, 可見醫院屬高耗能的公共場所。
而醫院依其經營規模及服務樣態的差異,基 本上每月每坪平均用電介於50 至100 度,若以 電力耗用情形進行分析,一般空調約占50%, 照明與醫療約占34%,醫院醫療用電主要又以 醫療器材為主,除血液透析機、心電圖、手術用 電動工具組等長時間使用設備外,醫用直線加速 器、達文西機械手臂工具及微創手術系統等高用 電醫療器材,更加劇醫院的電力負荷,額外配電 增加電氣火災風險,大型器材更占據原有有限的 醫療照護空間,造成緊急狀況臨床應變與病患疏 散的障礙,而新的設備器材為搭配電、水及氣體 之配管,因貫穿過建築物區劃,2 次施工常疏於 填塞,在火災發生時,更提供火煙傳播的途徑。

(三)既有小型醫療照護環境,難回應現有法規安全標準
既有小型醫院與前節的醫學中心等大型醫 療機構,面臨截然不同的防火安全問題,特別 是100 床以下經濟規模較弱勢的小型醫院,在 國內醫院朝兩極化發展壓力下,大醫院規模愈來 愈大,中小型醫院卻逐漸萎縮,小型地區、區域 醫院又定位不明,許多以慢性病長期臥床病患為 主要醫療服務對象,但既有的醫療照護環境多屬 防火避難設施及消防安全設備較不足的老舊建築 物;避難層外部騎樓主要出入口停滿機車;內部 懸吊式天花板上方管線錯綜複雜,電力線路絕緣 劣化或鼠蟲啃咬,恐因漏電造成短路而提供星 火;一次裝修材因年久掉落,在懸吊天花板與上 層樓板空間提供可燃物,即是造成起火又難以辨 識察覺的風險死角。
既有小型醫院可能存在下列狀況,如多裝設感熱式探測器,其反應速度較偵煙式探測器慢,夜間存有無人使用空間,在難以立即辨識起火源的情境下,讓危害辨識時間拉長;密閉式照護空間因悶燒,產生大量濃煙難見明火,常造成初期滅火障礙;夜間人力不足,無效滅火行為與無用避難作為經常造成延誤通報消防單位;忽略關門的重要性,讓新鮮空氣不斷流入、濃煙持續流出,汙染避難路徑,也讓各病室迅速陷於危機;沒有水平與垂直區劃,不但無法規劃待援空間,還提供火煙向上迅速蔓延的途徑;對於防止起火、及早偵知、快速通報、侷限火煙及延長待援等建築防火安全較薄弱的小型醫療照護設施而言,收容行動力差的病患,確實必須擔負極大的人命風險。
雖然現行建築與消防相關法規,對於醫療 照護場域防火避難設施與消防安全設備隨技術演 進與災例需求,都有較嚴謹的增修來提高場所安 全,但在法規不溯及既往的原則下,防火避難 設施與消防安全設備難以適度改善,亦會造成 安全漏洞[ 註7]。而這些在國外列為無行動能力 的病患(immovable patients)所應採取就地避難 (defense-in-place)的策略[ 註8],也難以配合 病患型態來執行,加上小型醫院醫護人員短缺, 大幅削弱火災相關非預警式緊急事故的應變能 力,許多年久失修的建築,管線破壞防火(煙) 區劃系統,加速火災時濃煙的擴散,而以現有小 型醫院的經營規模,更難以投資防火安全的改 善,都是造成此類小型醫院場域未來防火安全的 隱憂。

二、防火安全的新議題
前節針對社會人口結構對公共衛生的需求與醫療照護大環境的改變,探討相關場域、設施與空間火災風險的潛在影響,本節將進一步就醫院內部管理,說明醫院未來將面臨的防火安全相關議題。
(一)整體火載量控管
降低建築物火載量(fire loads)是防火安全 常用的手段,建築與消防法規對於醫療照護等避 難弱者亦有許多相關規定,例如建築技術規則內 裝材不燃化,以及裝飾材防焰化,主要就是降 低室內固定(fixed)火載量,現今醫療照護設施 固定式火載量雖然受到控制,但新的電子醫療 設備以及易燃酒精類醫材的引入,卻增加移動 (movable)火載量,特別是現今醫療照護場域 強調感控,從99 年開始,疾病管制局推動「全 國醫院手部衛生推廣計畫」以來,要求醫療照護 人員適時適洗手,並將落實洗手之遵從性列為重 要督考項目,讓有殺菌效果、具良好皮膚耐受 性、且易於取得之酒精性乾洗手液產品,普遍設 置在醫院各個角落,雖然可以讓醫療照護人員在 適當的時機隨處使用酒精性乾洗手液,但該易燃 物質的大量分布、使用與儲存,對醫院防火安全 易造成新的威脅。
另外,105 年來隨著電子病歷的推動,希望 逐步取代傳統紙本病歷,但地區醫院紙本病歷使 用比例還是偏高,大約僅10% 的地區醫院採用 電子病歷[ 註9],且因原有的紙本及X 光片仍需 保存7 年以上[ 註10],這些大火載量之可燃物 及燃燒後會產生大量濃煙的X 光,或以PET 為 片基材質的攝影膠片,多存放在地下層或避難層 供保存及調閱,儲存空間如非獨立防火區劃,一 旦發生火災,大量煙熱隨著直通樓梯產生煙囪效 應,讓整棟建物迅速陷入極大危機。

(二)保安與公安需求調和
醫療管理內部安全與消防公共安全必須相 互調和,消防單位總希望OR、ICU、RCC 或RCW 等重症單位放在低樓層,但醫院考慮營運,必須 把低樓層給行動力較佳的門診病患;另以消防救 災觀點,需要愈多維生器材重症病患,為方便水 平避難,消防單位多建議應愈靠近主要出入口, 但重症單位考慮方便照護,多安排在護理站附近。
類似情況包括醫院基於保護財產及管制出入的考量,設有門禁,如為確保嬰幼兒不會被蓄意抱走或誘拐,嬰兒室、產科病房與小兒科病房多設有門禁,一般有感染管控需要的病房也會將安全門上鎖。而精神科照護場所為自殺防治管理需要,會加裝鐵窗鐵門,讓這些原本就是主要避難路徑的節點,在火災時,更成為避難逃生的障礙,對於消防救災而言,亦是救災進入的阻礙。另外,特別對於思覺失調患者,由於夜間服用鎮定及安眠等藥物,熟睡難以喚醒,使病患行動力變得更薄弱,也讓深夜緊急狀況疏散更是雪上加霜,這也就是為何近年來日、韓及俄羅斯等精神醫療照護場所夜間火警,都會造成重大傷亡的主要原因。

(三)醫院縱火防制
世界衛生組織預估到2020 年,全球十大「疾 病與傷害」當中,憂鬱症將排名第2,僅次於冠 狀動脈心臟病。相關研究也發現,臺灣地區常見 精神疾病的盛行率,自1990 年的11.5% 上升至 2010 年的23.8%[ 註11],世界各國的研究指出, 憂鬱症和焦慮症多見於身體健康不佳的族群,近 年來我國醫療照護設施縱火問題嚴重,也可以發 現這種趨勢與嚴重性。
由99 至103 年TPR 統計,精神專科醫院通 報與火災相關之公共安全或治安事件共計36 件, 其發生地點47.2% 在病房、30.6% 在公共區域[ 註 12]。101 年北門醫院新營分院縱火案,造成14 位病患死亡,讓衛生主管機關與消防單位開始重 視醫療照護場域縱火防制相關議題,除規範病患 吸菸行為,關懷情緒不穩定病患,並將非常時有 人使用的空間上鎖,醫院設有專責人員在出入口 巡(監)視,並要求院內工作人員應保持警覺, 對於儲存室、倉庫等場所或區域,人員出入都需 進行管制,或僅有授權或管理者才可出入,以及 要求在場所內、外走廊、樓梯間與盥洗室等處, 嚴禁堆放紙張、垃圾等可燃物;除管理手段外, 在主要出入口及騎樓,加設夜間照明設備,進出 口安裝感應燈控與監視錄影機,都是積極因應 105 年來醫療照護設施縱火的防制措施。

三、火災緊急應變新觀念
經由檢視我國醫療照護環境火災潛在風險,探討相關場域面臨消防安全新議題,可以了解在整體醫療需求增加下,火災預防工作不易達成持續降低火災發生風險之目標,大型醫院高用電醫療設備的引入、小型醫院收治無行動能力病患,在建築整體火載量有增無減的情況下,加上醫療管制需求及人為縱火不確定因子,面對醫院建築防火現狀,如何降低火害對病人安全的衝擊,應是未來推動管理醫療照護環境的重點,本節將針對火災緊急應變所需的新觀念提出說明。

(一)釐清消防與醫療應變重點
依消防法施行細則第15 條第1 項第5 款規 定:「滅火、通報及避難訓練之實施;每半年至 少應舉辦一次,每次不得少於4 小時,並應事先 通報當地消防機關。」基本上消防演練著重在滅 火、通報、疏散;但醫療單位的火災演練,則必 須以病人安全作為優先考量,因此除了對火的應 變外,還必須在整體應變過程中,對病患「持續 維生」有進一步的思維,特別是醫院病患一般平 均年齡高,且住院期間很多平日生活起居需要別 人協助,有些是長期臥床,在遇到火災緊急狀況 需要疏散時,病患行動不便、家屬不夠且可能有 語言溝通的困難,加上醫護人員相對少且重症病 患可能會需要某些維生設備,常會造成應變上的 混亂。
依前項行動力疏散原則,一般醫院緊急狀況疏散應變作業,皆以「病患安全為中心」,第一優先針對能夠自行活動(行走)之病人,第二優先以需要協助活動之病人,以輪椅、推床、助行器輔助,由家屬或救災支援人員逕向疏散方向疏散,第三優先再以重症或危重病人使用醫療設備(呼吸器等),則由醫護人員準備妥善後予以疏散,並與接受單位聯繫,告知需協助重點及需備用之物品。
前述所稱「優先」,在應變上還是同步進行,由於急重症病患需用之重要儀器、醫材及物品,必視實際需求隨病患疏散,例如呼吸器、移動式生理監視器、攜帶式抽痰機、電擊器、急救車與急救設備、病患病歷與維生藥物等;甚或病患無法行走,必須以採用輪椅、小推床、擔架等搬運器材,或以床單、被單等做為主要運送輔助工具垂直疏散時,除準備疏散時間很長外,在移動過程中也容易造成其它病患避難與臨床應變作業的障礙,而這些醫療照護環境特性的火災緊急應變作業,就與消防慣用於一般公共場所應變演練有很大的區別。

(二)避難策略需考量病人行動力
以往醫院等醫療照護設施火災緊急應變,多 循慣用整棟避難模式,亦即所有病患遇火警時, 必須由病室經走廊到梯廳,進入梯間做垂直移動 疏散到避難層,但經多次火災實例發現,如此大 規模的避難,必須迅速動員龐大應變人力,特別 是深夜臨床第一線應變人員(first responders) 最少,做整棟垂直疏散實在難以實踐,加上我 國醫院很多10 層以上醫院建築,消防救災與病 患救助不易由外部高空作業車進行,因此近年多 參考美國國際醫療委員會(JCI,Joint Comission International)引用美國防火協會(NFPA, National Fire Protection Association)的建議,對醫院不同 行動力病患應採取不同的避難策略,亦即重症單 位病患採就地避難(defend-in-place)、需臥床病 患採水平避難(horizontal evacuation)、需輪椅、 拐杖等輔具行動速度較慢病患,協助做階段避難 (staging evacuation),以及對類似門診具行動 力病患,方採整棟避難(Total evacuation)。
綜上,對於OR、ICU、CCU 或RCC 等重症病 患,由於必須臥床並配合維生系統移動,如單位 區劃非起火源,原則就應採就地避難,如在單位 內起火,最多移動至鄰近防火區劃,但是必須先 考慮每床2.8 平方公尺的待援空間,以及銜接的 維生氣體與抽吸管路等持續維生相關規劃;如採 取重症單位空間就地避難,就必須確認區劃完整 來避免濃煙的侵入;對於推床水平避難,就必須 考慮水平非起火空間的區劃完整性;對於採階段 避難到達起火樓層下兩層,以及整棟避難到達避 難層,就必須確保安全梯或特別安全梯之梯道間 垂直區劃的完整,整棟醫院才能針對病患行動力 來落實,並確保不同避難策略的實踐。

(三)消防「危險源」常是醫療照護的「維生源」
消防單位為確保火災搶救或人命救助時安 全,經常會要求火災現場斷電與斷氣,但高度依 賴穩定電源之維生設備,如無法在斷電同時迅速 得到緊急發電機供電,就必須依賴設備本身不斷 電系統(UPS)做短時間的因應,如緊急電源無 法順利供電,氧氣等醫療氣體、抽吸與維生等設 備無法發揮功能,就會直接衝擊病人安全;因 此,醫院評鑑條文1.6.4 訂定醫院安全管理作業 規範,將用電安全管理、易燃物安全管理與開刀 房、加護病房之消防安全納入必要評核項目,除 避免用電設備與醫療氣體等直接產生危害外,更 要考慮在災時穩定持續的提供維生功能。
另外,醫院電力設計與電氣危害必須也別於 一般場所的思維,如一般建築物廣為採用的接地 或漏電保護開關,其動作值是30 毫安培(mA), 這樣電流對一般人不會造成傷害,但在醫院很多 空間卻是不適用的。例如醫療器材對心臟直接漏 電如超過10 微安培(μA)時,會造成對病人的微電擊事故,由於一般保護裝置遠遠不能滿足 醫療領域的需要,因此在先進手術室、ICU、CCU 等重要場所,通常會採用局部「中線不接地的供 電系統」(即「IPS」或稱「隔離電源系統」) 來供電,除可防止一般供電回路,因漏電流通經 過接地線流入手術室、ICU、CCU 的醫療電氣設 備上對病人的安全構成威脅。
另外,一旦IPS 所接的負載(如各種醫療電 氣設備)出現對地故障,因對地不能構成回路, 只能産生很小的漏電流,能保護病人免遭漏電流的 傷害,當一般負載端出現絕緣故障時,漏電開關 也不會跳開,確保維生系統供電的連續性。降低 對地漏電流,不但確保病人安全,也提高了防火 安全性。[ 註13]

(四)第一線臨床應變最重要
依照火災規模及發展時序、對火災等級的 區分及啟動,火災緊急應變流程可區分成單位應 變、院級、外部支援及區域應變等4 階段。應變 參與工作人員的任務,則依應變計畫中的火災部 分由起火區域單位人員做「自助」方式的通報、 滅火及初期避難等初期應變,進而由醫院鄰近單 位,依事前編組「共助」方式來執行協助避難、 救護及安全維護相關應變;當消防單位到達現 場,即開始進入以「公助」方式進行人命搜救及 滅火攻擊等應變作為;而當大量傷病患病疏散或 救出,地區EOC 即要「協助」方式進行檢傷分 類急轉院持續治療,避免醫療服務中斷。以「自 助」、「共助」、「公助」與「協助」的時序來 看,第一線臨床如果處置得宜,後續支援就更能 掌控。
醫療照護場域若發生火災,第一個要面對處理的就是第一線的醫護及照顧服務人員,通報、滅火與侷限火煙應是最優先且同時要做的應變作為;取用滅火設備時,應同時按壓觸動警報,啟動應變編組。
對於小型醫院夜間應變人力不足情況,臨床 人員火災應變方建議以KISS(keep it simple and stupid)的簡易直覺來教導第一線臨床人員,考 慮病患需持續維生的特性,演練前應先分析並提 出策略。如夜間僅2 名人員,按壓手動報警機及 關門等是首要重點,若現場不能看到明火,無法 使用滅火器,或一人無法使用室內消防栓,用關 門來延長就地避難的待援時間,就愈顯重要。

四、未來醫療照護環境防火安全的重點
綜合以上結論,因醫療大環境的改變與社會對醫療照護的需求增加,我國現有醫院要降低火災風險,重點應著重在火災發生後造成病安上的衝擊,除應將火災預防與緊急應變列為病人安全目標之重點項目外,對於臨床人員火災應變的教育訓練亦應持續推動,但在醫療供需持續增加的條件下,要維持一定可接受的風險,還是需要以下的共同努力:
(一)以災防強化消防
除醫院本身的防火安全外,外部火災與爆炸 所造成大量傷病患,也是醫院病人安全的重點, 如八仙塵爆事件與高雄氣爆事件,因為大量傷病 患會消耗醫院大量人力與物力資源,看似內、外 事故不同情境,但卻有緊急應變管理機制的共通 性。根據醫策會醫院評鑑基準1.8 章危機管理, 有關風險分析與緊急災害應變之條文1.8.2 規定, 要求訂定符合醫院危機管理需要的緊急災害應變 計畫及作業程序,並落實演練列為重點條文,判 定標準包括:依據危機管理計畫及醫院緊急災害 應變措施及檢查辦法,對於火災、風災、水災、 地震等緊急災害,訂有符合醫院與災害特性之緊 急災害應變計畫與作業程序;完備之緊急聯絡網 及災害應變啟動機制;具有適當的人力調度及緊 急召回機制;醫院緊急疏散圖示應明顯適當;明 確訂定各單位病人疏散運送之順序與方法;全體員工能知悉緊急災害應變計畫,每年至少參加一 次演練,明瞭應變措施、疏散方向及逃生設備使 用;醫院應每年實施2 次緊急災害應變演練,包 括1 次實兵演習及1 次桌上模擬演練,並有演練 過程及檢討紀錄等,希望藉由全災害的緊急事故 管理,提升院內火災預防與緊急應變功能。

(二)以警報設備增加應變時間與空間
近年醫學中心與部分區域醫院迅速發展,醫療設施空間設計朝樓層面積廣大、建築規劃複雜化,不但檢驗區域裝置昂貴的醫療器材,配合感控需求,現場也存放酒精類易燃物品,一旦發生火災事故,若無法即時發現與處理,將造成重大財產損失,甚至是人員傷亡風險。
利用消防系統的警報設備監視醫院內部各環境之現場狀況,在發生火災狀況時,系統迅速將信號回傳至監控中心,提供人員進行緊急應變處置,也能自動啟動相關警報、逃生、滅火等設備,避免災害迅速擴大,因此警報設備運作之迅速性及準確性對醫院的防災安全是非常重要的一環。
因傳統式火警系統之防護區域及運作功能 限制,使用上已無法滿足現代醫療設施寬廣且複 雜的設計,因此使用定址式火警系統成為目前大 區域設計的主要趨勢,定址式火警系統可依照現 場環境需求,配置數量 眾多的感知及監控設備, 在火災警報時得以更準確報知火災發生位置,為 現今醫療設施消防設計的重要考量。
定址式探測器的移報與連動功能,能廣泛運用於電梯系統,使醫療電梯被叫回避難層,關門後停止使用,只有緊急升降機可供消防活動中使用,有附加火災管制運轉的醫療電梯,亦可受中控室的監視管制做緊急使用。運用於空調系統,可連動啟閉相關進排風管道閘門,避免非起火區域或預劃相對安全待援空間受到起火處通風換氣循環的汙染。運用於緊急標示設備,連動警報系統能使標示設備之附加光源發出閃滅功能或引導音響。另對於常時開放式的防火門,可利用警報設備連動,於火災發生時自動關閉,防火捲門亦屬於常開式防火門,平時呈開啟狀態,葉片捲藏於護箱中,遇火警時才與警報設備連動,下降關閉,有助侷限火煙,確保應變相對安全空間。

(三)以自動滅火設備降低成災風險
我國火災原因調查多著重於事故肇因探究, 確認火災責任歸屬,甚少對於防火避難設施與消 防安全設備,在火災發生時之即時性與有效性做 探討,但依美國NFPA 統計,自動滅火設備確實 發揮降低醫院火災擴大的功效,在1980 至1984 年推廣期間,自動撒水設備有效撲滅47% 醫院 火災,在極力推廣下,2007 至2011 年統計更高 達78%[ 註14]。我國多數一定規模以上的醫療 照護設施皆有裝設自動撒水系統,如前述醫院除 使用人員行動力差異大外,空間配置也較複雜, 手術室、急診室、隔離病室、放射線區域、實驗 室、病歷室、感染性垃圾儲存區域、施工區域、 油槽或液氧槽區域、管道間、機房、鍋爐房等, 都是火災「高風險區域」,一旦發生火災都難以 辨識火源位置,即使知道火源位置,又難以確定 可及性,因此自動滅火設備應是醫院降低火災風 險的首選。

(四)以強化臨床應變降低傷亡
全世界醫療設施火災初期之緊急應變皆依循 R.A.C.E. 原則,R(Remove, Rescue)代表救援撤離, 將住民移出著火的區域;A(Alarm)代表立即通 報,啟動警報及警示周邊的人,如啟動警鈴、 廣播及通報消防單位等;C(confine)代表侷限 火煙,人員撤離著火的住房,立即關上房門,把 火及煙侷限在特定一個區域,以利人員疏散;E (Extinguish, Evacuate)代表初期滅火/疏散,先 用滅火器進行初期滅火,如無法撲滅,就要進行 疏散。
R.A.C.E 緊急應變守則只是習慣用語,並非都 要依順序操作,必須判斷時空、境況、人力設備 資源、建築配置及火源位置,調整操作順序,重 點在平時對火災情境之律定及演練檢討修正。例 如,起火位置在照護空間上方超過2 個樓層,基 本上火煙必須有一段時間才可能蔓延,該照護空 間人員可能採取關閉病室房門來侷限煙的侵入、 通報狀況、協助起火區域避難與滅火的C.A.R.E. 順 序方式,確保所轄照護場域病患的安全。
另外,一定要讓臨床應變人員了解避難應變 作業,對病患做樓梯垂直搬運,一般消防人員就 需4 至6 人,對於一般照護環境,依目前有限的 醫護及照護人力是難實施,因此必須切記病患特 性所需的應變對策,特別是需配戴維生器材的病 患,應以就地避難為原則,關閉區劃內出入口、 通道防火門及病室門,防阻濃煙流入以延長待援 時間是非常重要的;如不幸在照護區劃內起火, 也僅能水平移動至相對鄰近區劃待援,但須確保 持續維生的正常供給,才能確保待援病患的安 全,但以上的滅火及通報應變作業,如無日常的 反覆教育訓練是難以達成的。

(五)最終以病人安全為目標
綜合以上設施設備、計畫策略及第一線臨床 人員應變的建議,如何在照護實務需求,配合衛 生主管機關要求,確保照護空間的防火安全,是 現階段實務面臨的重要挑戰。另部分老舊醫院早 在96 年前即以醫院形態執業,而當時病安品質 要求多著重醫療照護,因此依醫療設施設置標準 申請調整服務項目內容,皆未再會同相關單位重 新檢討相關防火安全相關法規,對於近年建管及 消防對醫療院所的要求,造成一定程度的落差。
特別是以往非醫院用途之建築物需要辦理變更所面臨的問題,亦是未來必須做跨部會協商討論的主要課題,即經由建管、消防、勞安、醫療衛生單位及各醫療院所人員相互交流,凝聚共識,讓彼此對醫療照護環境安全有共同努力的目標,並提供衛生主管機關與相關機關協調改善。
對於日常用火用電、防制縱火等防止火災發生,以偵煙取代感熱探測器,及早偵知火災,以增加應變時間;使用單人操作且滅火效能較高之第二種室內消防栓,增加初期滅火成功的機率;第一時間壓下手動報警設備,避免延誤通報造成災害擴大;非起火區域難以移動住民,以關閉房門就地避難待援為主要策略。這些防止起火、及早偵知、有效滅火、迅速通報及延長待援時間的措施,不但是醫療機構管理者對防火管理與火災初期應變規劃的原則,也是內部醫護及照服第一線應變人員日常教育訓練的重點。
隨時代進步,醫療照護環境防火意識也隨之提升,静脈麻醉藥和吸入麻醉藥的問世,取代了可燃性乙醚的使用,建築法規要求強制設置相對安全待援空間,落實常開式防火門火災時連動電磁閥鎖關閉,確保區劃安全以及原有合法建築改善相關事項等;消防法規要求閃滅及音聲引導裝置警示動作之出口標示燈,幫助避難弱者往安全逃生出口、裝置自動滅火設備、緊急升降機火警、警報連動關閉空調;勞工安全衛生有關供電、給水及相關醫療氣體設施安全規範,都說明建築、消防及勞工安全衛生等相關要求,在醫療照護場域皆是針對「病人安全」為最終目標。
根據衛福部估計,長期照顧服務法[ 註15] 之通過,共需照顧及醫療照護人力5 萬3000 餘 人,若未來長照保險法通過,則再需增加近4 萬 人,雖對我國產業發展及民眾就業均有重大發展與助益,卻也代表有更多人進入場域,必須加強 第一線應變人員的(first responder)防火安全教 育訓練,才能確保醫療照護機構病患與住民的安 全。

註記
[1] 臺灣病人安全通報系統,統計報表 : http:// www.tpr.org.tw/index03.php?getid=year (2015 年7 月15 日查閱),2009~2013 年醫院火災 分別發生79、115、98、86 及104 件。
[2] Fredrik Olsson (1999), Tolerable Fire Risk Criteria for Hospitals, p.32, Department of Fire Safety Engineering Lund University, Sweden.
[3] Fast Facts on US Hospitals : http://www.aha.org/ research/rc/stat-studies/fast-facts.shtml
[4] Health Care and Fire Safety | content from Fire Protection Engineering : http://magazine. s f p e . o r g / c o n t e n t / h e a l t h - c a r e - a n d - f i r e - safety?utm_rid=CPG04000000879275&utm_ campaign=3317&utm_medium=email&elq2=5479 34a5250b41d48a21f9279ce43848
[5] 行政院經濟建設委員會,2010 年至2060 年 臺灣人口推計 http://iknow.stpi.narl.org.tw/Post/ Files/policy/2012/policy_12_017_1.pdf ISBN: 978-986-02-4626-1
[6] www.hpa.gov.tw/bhpnet/Portal/file/ThemeULF ile/201112020214547241/0930 參考資料 二 _ 艾和昌.pdf :http://www.hpa.gov.tw/bhpnet/ Portal/file/ThemeULFile/201112020214547241/0 930%E5%8F%83%E8%80%83%E8%B3%87%E6 %96%99%E4%BA%8C_%E8%89%BE%E5%92% 8C%E6%98%8C.pdf
[7] 曾偉文; 石崇良; 簡賢文,署立新營醫院北門 分院火災看我國醫院照護環境防火安全護理 雜誌 60:2 2013.04[ 民102.04] 頁5-12。
[8] National Fire Protection Association(2010), NFPA 101-Life Safety Code
[9] 徐嫦娥,王瓊瑤,2007。
[10] 黃興進等人,2009。
[11] Fu, Tiffany Szu-Ting et al. Changing trends in the prevalence of common mental disorders in Taiwan: a 20-year repeated cross-sectional survey. The Lancet , Volume 381 , Issue 9862 , 235 - 241
[12] www.tjcha.org.tw/admin/Upload/1AFC6679- 75FB-483B-897E-1513C9D59A24/08- 消防安 全注意事項說明.pdf : http://www.tjcha.org. tw/admin/Upload/1AFC6679-75FB-483B-897E- 1513C9D59A24/08-%E6%B6%88%E9%98%B2 %E5%AE%89%E5%85%A8%E6%B3%A8%E6% 84%8F%E4%BA%8B%E9%A0%85%E8%AA%A A%E6%98%8E.pdf
[13] 參考資料來源:http://www.pglifelink.com/pdf/ isolated-power-explanation.pdf
[14] According to data from the, between 1980 and 1984, automatic extinguishing equipment was present in 47% of hospital fires; between 2007 and 2011, that figure had risen to 78%.
[15] 衛生福利部(2015),長期照顧服務法, www.mohw.gov.tw/MOHW_Upload/doc/ 長期 照顧服務法_0049334002.pdf